时光小说

747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杨公公的声音冷得快要掉出冰渣子来,意思是让朝露要么老实点,要么就死得干净点,这里没人会惯着她。

    杨公公心里犹憋着一口气,都是五公主闹腾,才害得他没能在四姑娘面前长脸。

    “……”朝露浑身发凉,又气又恼又恨,现在连一个阉人也都敢爬到她头上了。

    她心底更多的是疑惑,明明三皇兄说了,只要她照做,就能从北三所出去的,现在她都已经照做了,为什么没有人来救她!

    朝露咬了咬下唇,又想起了涵星方才说的话,想起三皇兄的冷血无情,对三皇兄而言,亲情根本不算什么,人只有有无利用价值的区别……

    而现在的自己有足够的价值吗?!

    朝露的身子一下子瘫了下去,好像一下子被击垮了似的,失魂落魄地看着空荡荡的门口。

    端木绯和涵星早就把朝露抛诸脑后,她们离开北三所后,就去了钟粹宫见端木贵妃。

    自女儿三朝回门后,端木贵妃也半个月没见女儿了,见女儿来了,喜出望外,连忙吩咐宫人去备女儿喜欢的点心。

    端木贵妃亲昵地拉着女儿的手说道:“你看着胖了些!这段日子没给驸马添麻烦吧?”

    端木贵妃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女儿的气色,见她面色红润且眼神明亮,心里才算安心了。

    端木贵妃是高兴了,但是涵星俏丽的小脸却是皱了起来,撅着小嘴抱怨道:“母妃,哪有人像您这样的!”正常人不是应该问出嫁的女儿有没有被女婿欺负了吗?

    端木贵妃伸指在涵星的额心亲昵地点了点,“你会吃亏吗?你要是吃了亏,还不闹得全天下都知道?!”

    涵星吐吐舌头笑了,活泼俏皮。

    端木绯在一旁捂着小嘴窃笑,肩膀微微抖动着。

    旁边钟粹宫的嬷嬷宫女们也忍俊不禁地笑了。自打四公主出嫁后,这钟粹宫里就冷清了不少,贵妃娘娘也难得这么高兴。

    殿内的气氛轻快愉悦,笑声不断。

    须臾,端木贵妃嘴角的笑意一敛,眉心微蹙,看向了另一边的端木绯,问道:“绯姐儿,你祖父……最近可好?”她这句话问得语焉不详。

    端木绯却是知道端木贵妃是在问端木宪最近被弹劾的事。

    端木绯莞尔一笑,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睛,笑呵呵地说道:“贵妃姑母,祖父挺好的,胃口好,睡得也好。”

    端木贵妃欲言又止,看着端木绯的眼神有些复杂。

    她也知道端木绯是为了给涵星出气才会让朝廷上那些个御史给盯上的。

    端木贵妃叹气道:“也是本宫想得不够周全。本宫会让人去北三所盯着朝露的,不会让她再闹腾的。”

    说着,端木贵妃的瞳孔变得犹如结了冰的湖面般。

    虽然她是妾,罚不了皇帝的女儿,但是,派个人去冷宫盯着朝露,还是可以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既然朝露自己作死,那么自己也不用客气!

    涵星点了点头,马后炮地说道:“母妃,早该如此了!”

    端木贵妃淡淡地斜了涵星一眼,意思是,让她少说几句。

    涵星乖乖地去喝茶。

    端木贵妃抚了抚衣袖,犹豫了一下,又道:“绯姐儿,这弹劾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让你祖父别挂心。这些个文人闲着没事就爱唧唧歪歪的,越搭理他们就越闹得欢。”

    “贵妃姑母说得是。”端木绯乖巧地点点头,正色道,“您放心,祖父最近正忙着送堂哥堂弟们去读书的事,没空理会这些个闲言碎语。”

    端木贵妃怔了怔,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好奇地问了一句:“你祖父要把他们送去什么书院?”

    涵星同样是刚知道,从茶盅里抬起头来,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着端木绯,似乎在说,绯表妹,这么大的事她也不知道早些说。

    端木绯只能对着涵星露出讨好的笑,她也是忘了嘛,毕竟她每天都那么忙。

    “冀州的东林书院。那里的山长是祖父的旧识……”端木绯如实答了,也包括端木宪打算把几个小的接到府中开蒙的事。

    端木贵妃一边听端木绯娓娓道来,一边饮着茶,心里唏嘘,觉得父亲也真是不容易,不仅要操心朝堂大事,还要为她那几个兄弟操碎了心,帮着他们操心教养孩子的事,只希望她那几个兄弟能够明白父亲的一片苦心。

    端木贵妃抬眼看向了窗外的碧空,外面的庭院中回响着单调尖锐的蝉鸣声,不绝于耳,带着一种声嘶力竭的无力。

    七月中旬,天气越来越炎热,端木宪打算入秋就把几个年岁大的孙儿送去书院,尽快打点好了一切,之后,就让端木珩亲自登门去见几个儿子把他的计划说了。

    四房和五房的反应最快,立刻就趁着端木宪休沐的时候,亲自把几个年幼的儿子送到了端木府。

    这几个孩子最小不过四岁,最大也才八岁,都还只是孩子,不过他们对于离家来祖父这里住都表现得出奇的适应,毕竟在几房分家前,他们就已经跟着端木珩一起在外院居住、读书了,现在也就是又搬了回来而已。

    几个堂兄弟凑在一起就有说不完的话,跑去庭院里玩耍,端木宪、端木腾和端木朔父子三人则坐在正厅里,目光不时透过敞开的窗户看向庭院里的几个孩子。

    四老爷端木腾和五老爷端木朔对端木宪一贯是畏大于敬,正厅里,气氛略显僵硬。

    端木腾清了清嗓子,勉强找了个话题:“父亲,以后这几个孩子就要烦扰您了。”

    端木腾和端木朔当然也舍不得儿子,可是若不把孩子送过来,以后这几个孩子与端木宪、端木珩只会渐行渐远。为了几个儿子的未来,也为了让他们得到更好的教养,也必须把孩子送来。

    端木朔连忙附和道:“要是他们几个不听话,父亲您尽管罚,千万别客气!棍棒底下出孝子!”

    端木宪淡淡地看了两个庶子一眼,“你们也不用把我当洪水猛兽,该教教,该罚罚。”

    端木腾和端木朔连声称是。

    正厅内,又静了一静。

    兄弟二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端木腾迟疑地开口道:“父亲,其实前两天有人来找我,打探为什么会分家。”

    端木宪挑了挑眉,眸光锐利。

    端木腾一对上端木宪就有些心里发虚,硬着头皮往下说:“对方话里话外还暗示,说我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太久了,可以升升了。”

    其实,对方一开始来找自己探口风的时候,端木腾也只以为对方是好奇,毕竟自分家以来,不乏好事者来找他打探过这件事,端木腾不敢多说,一向都是打哈哈地敷衍过去。

    但是,这一回不同。

    对方明确地暗示了,可以设法助他升迁。

    朝廷的升迁自有它的一套规矩,考评不说,还得有合适的空缺才行,他升上去,就意味着有一个官员调离他的职位,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升迁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达成的!

    很明显,对方是想以此作为交换条件,对方是觉得端木宪不管他这一房了,他为了前程,必会答应。

    这么一来,端木腾反而想明白了,对方不是因为好奇随便问问,而是别有所图。

    端木腾越想越觉得如芒在背,这一次,即便不是为了送几个儿子过来,他也想跑一趟端木府来见端木宪。

    “父亲,”端木腾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端木朔,“不止是我,五弟这边也有人去找过他探口风,还许以重利。”

    端木朔连忙表忠心道:“父亲,儿子可没敢应,只说父亲您是为了让我们自己立业。”

    端木朔自小就在读书上没什么天分,所以才会管着府中的庶务,他既没功名也没官身,以后他们五房需要仰赖端木宪的地方还多着呢,说得难听点,最怕惹恼端木宪的就是他们这一房了。

    端木宪捋了捋胡须,问道:“老四,来找你打探消息的是何人?”

    “儿子也不知道。”端木腾有些尴尬,摇了摇头,“就是前天,儿子在九思班听戏的时候,有人过来凑了一桌,说是在一次诗会中与我有过一面之缘。本来,他也只是跟我聊戏,聊着聊着,就打探上了我们家里分家的事……”

    说句实话,端木腾对于升迁也并非是不动心,可是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这道理,他还是懂的。

    自打分家后,端木腾算是彻底明白了当家不易的理,行事总是谨小慎微。

    以前住在端木府中,有端木宪在,他们做事就有底气,出了事也有端木宪兜着,但是分家后,他就是一家之主,一家子都要靠他立起来,走一步想三步,生怕行差踏错,这日子过得是战战兢兢。

    这次的事一看就不对,分明是要针对他们家,所以,他跟老五一商量,兄弟俩干脆就趁着这个机会跑来跟端木宪说了。

    他们再笨也知道,别看端木家几房是分家了,但只要端木宪还在朝堂上稳坐首辅的位置,他是首辅的儿子,别人就要敬他三分,只要端木宪一倒,他也会玩完!

    端木宪眯了眯眼,沉声道:“这事我知道了。”他精明的眼眸中闪着锐利的光芒。

    顿了一下后,端木宪又夸了一句:“老四,这件事,你办得不错。”心里叹道:分家后,老四倒是成长了不少。

    端木腾难得得了端木宪一句夸奖,登时喜形于色,正想谦虚几句,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父亲,当时那个人还提起了绯姐儿……”

    说到端木绯,端木腾的神色有些复杂。

    这端木家上下,他第一怕端木宪,第二怕的就是这个长房的小侄女,毕竟她现在是岑隐的义妹,将来还极有可能会是高高在上的一国之母。

    端木宪目光一凛,才端起的茶盅霎时又放下了,追问道:“他怎么说?”

    端木腾想了想后,道:“他说绯姐儿不仅才学出众,而且福气好,是贵人命……多有溢美之词。”

    因为端木绯有岑隐护着,又与慕炎定了亲,平日里也不是没人或羡慕或嫉妒地与他感慨几句,所以原本端木腾也没在意这事,觉得对方只是没话找话。

    再说了,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和人聊自己的小侄女吧,他也就是随口附和了几句,没多想,现在也就是突然想到了,谨慎起见,才与端木宪提了。

    “……”端木宪嘴角抽了抽,他才刚夸了老四,现在就有种想收回前言的冲动。

    这打探消息的人摆明是在套关于小孙女的事,也就是老四这个榆木脑袋听不出来,本来,明明可以趁机套套对方到底有什么意图……

    端木宪揉了揉眉心,心道:也罢。老四知道来告诉自己也进步多了。

    端木腾说的这些,端木宪也放在了心上。

    端木家现在在朝堂上的位置相当微妙,光凭小孙女端木绯,等于是慕炎和岑隐两边都能靠上关系,而且是两头不能得罪。

    端木宪每每想来,就感觉举家仿佛都站在两座悬崖之间的一根钢丝上,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无底深渊,他们只能一步步地往前走,一个不慎,就会摔得尸骨无存。

    这也是他执意分家的理由,生怕儿孙们仗着端木家乱来。

    端木宪觉得自己真是头发都要愁白了。

    “老四,老五,”端木宪定了定心神,正色训诫道,“虽然分了家,但是你们要记住,我们都姓端木,我们家往后是会成为世族,还是从此没落,光靠我,靠阿珩是不够的,也得靠你们。”

    端木腾和端木朔连忙站起身来,郑重地对着端木宪作揖道:“多谢父亲教诲。”

    端木宪捋着胡须,满意地点了点头。笨些无妨,别自作聪明给家里惹祸,就已经是一件好事了。

    端木宪话锋一转,道:“院子都给几个小的准备好了,你们俩去看看还有没有缺什么。”

    端木朔笑着道:“父亲,纭姐儿做事一向妥当细致,哪里会缺什么。我和四哥五大三粗的,哪有纭姐儿细心!”

    他们兄弟都把几个儿子送来了,自然也不会在这些小事上纠缠,也是为此,他们才没把家里的婆娘带来,免得这妇道人家突然又舍不得,闹出笑话来。

    “过去看看,也让他们几个安顿一下。”

    端木宪一边说,一边起身朝厅外走去,端木腾和端木朔自然也跟上,也把几个儿子招了过来。

    众人朝着东北方的几处院落走去,几个孩子乖乖地跟在长辈们身后,也不敢再嬉闹,仪态端正。

    端木宪也在注意着几个孙儿的表现,还算满意,又道:“绯姐儿找阿炎借了两个武师傅,明天会来府里,老四,你明天把瑾哥儿送来。”

    端木腾怔了怔,有些意外端木宪竟有意让儿子端木瑾习武。

    他很快就回过神来,生怕端木宪误会自己不愿意,笑呵呵地赞道:“父亲,绯姐儿真是有心了!难怪瑾哥儿时常在我跟前夸他四姐姐好,心灵手巧。”

    端木宪对于端木腾的反应还算满意,就额外多提点了一句:“瑾哥儿的骑射功夫不错,就干脆试着练练吧,读书也不能放下。”

    端木腾连连称是,又把端木绯夸奖了一番。

    端木宪最喜欢听人家夸小孙女,脸上难免露出一丝得意,心道:小孙女这么好,那也都是自己教得好。

    端木朔很会看脸色,也跟着赞道:“绯姐儿和她姐姐都是好孩子,为家里真是尽心尽力,姐妹俩都能干……”

    端木宪起初还高兴,听着听着就心塞了:这两个丫头啊,是能干,是聪慧,可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他难得休沐一天,姐妹俩一早就跑出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哪个臭小子勾搭出去了。

    慕炎现在不在京城,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想到某个不可说的人物,端木宪的头就开始隐隐作痛,又想叹气了。

    端木腾和端木朔见端木宪起初还喜形于色,忽然间又变了脸,皆是一头雾水,觉得父亲的心,海底的针,翻脸就跟翻书似的,实在是不可捉摸啊。

    被端木宪惦记着的姐妹俩今天是一早就出去了,端木纭约了岑隐去种花。

    端木纭在中辰街的那栋宅子买回来也有些日子了,本来端木纭是打算在妹妹出嫁后,自己就搬过到那宅子里住的,时至今日,情况又有了变化,她恐怕是住不了这宅子了,即便如此,在端木纭心中,这还是第一栋属于她自己的宅子,她还是时不时地去那里待半天,有时候是自己去,有时候是带着端木绯一起去。

    上次端木绯说宅子里的小花园太空了,有些单薄,端木纭就买了些花种,打算自己种。

    姐妹俩算着岑隐今天应该休沐,一早就去岑府把人带上了。

    身为提议者的端木绯反而在躲懒,她坐在棚子底下,美滋滋地吃着各色冰镇果子露。

    咦,这个味道好喝!

    端木绯又喝了一杯果子露,对着带着桃香的果子露十分满意,招了招手吩咐道:“绿萝,这种果子露去多备两壶来,一会儿姐姐和岑公子要喝!”

    端木绯心里美滋滋的,暗道:还好有岑公子,自己可以偷懒了!

    而端木纭和岑隐正在树荫下种花,岑隐翻土,端木纭撒种。

    春季最宜播种,适合夏天播种的花并不多,端木纭就买了些万寿菊和雏菊的种子,又买了一些花苗,择了有树荫的阴凉处移植花苗。

    又移植好一株花苗后,蹲在地上的端木纭抬起了头,眼眸晶亮,面颊上泛着花瓣般的红晕。

    她抬眼朝前方的岑隐看去。

    着一袭竹青直裰的岑隐正在用锄头翻土,白玉般的脸庞上,长翘的眼睫微微垂下,侧脸的线条那么柔和,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那专注的样子仿佛在做一件极为重要的事,动作路显生涩。

    他的鬓角渗出一层薄汗,汗滴在阳光下闪着莹润的光泽。

    平日里岑隐总是一副气定神闲、游刃有余的样子,这还是端木纭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

    端木纭唇畔的笑意蔓延至她的眼角眉梢,心里更是柔软似水,仿佛要溢出来似的。

    怎么有人能长得这般好看!

    微笑的时候,沉默的时候,蹙眉的时候,闪神的时候……还有现在!

    无论什么时候,他都那么好看!

    端木纭一瞬不瞬地盯着岑隐,舍不得眨眼。

    岑隐被她盯得实在是受不住了,停下了翻土的动作,几乎同时,蹲在地上的端木纭站起身来。

    端木纭很自然地摸出腰侧的帕子,朝他走了过去,道:“岑公子,低头。”

    岑隐下意识地低头。

    端木纭停在一步外,踮起脚,捏着帕子仔细地帮岑隐擦去了额角的汗滴,动作轻柔,又顺手替他把歪斜的腰带正了正。

    岑隐一动也不敢动,只能乖乖地由着她整衣,那薄薄的衣衫似乎也隔绝不了她的手指的温度。

    端木纭唇角弯弯。

    她喜欢照顾他,喜欢为他做一些事,哪怕是再微不足道的小事!

    端木纭替岑隐整了下衣衫后,又顺手取过一旁的水囊,递给他,笑吟吟地看着他,“喝点水吧。”

    岑隐“听话”地接过了水囊,仰首咕噜咕噜地把水囊中的水喝掉了大半,喉结随之上下滚动。

    端木纭看着他,唇角扬起,想起了小时候。

    她记得小时候父亲也陪母亲种过花,父亲替母亲翻土,母亲撒种,还给父亲擦汗、递水,两人不时相视一笑,而她就坐在旁边看着……

    明明只是一家人在一起做一件很普通的事,却是那般深刻地铭刻在她心中。

    这也是那日端木绯一提议种花,端木纭迫不及待就答应的原因。

    岑隐能感觉到端木纭的心情似乎很好,怔了怔。她这么喜欢种花吗?

    端木纭环视着周围已经种好了大半的花种花苗,笑道:“岑公子,等秋季,天气不冷不热,适宜种的花草就更多了,我们可以再种一些玉簪花、桂花、旱金莲什么的都不错。”

    端木纭越想越是期待,眼眸璀璨生辉,“待到明年春日,这片花园一定能开得姹紫嫣红的,小八它一定喜欢!”

    “我们可以在那个亭子里赏花喝茶,让小八自己在花园里随便玩,随便折腾。”

    “我们还可以去那片小湖上泛舟,小舟上晃晃悠悠,可适合小憩了。我小时候有一次不小心在舟上睡着了,爹爹娘亲四处找我,遍寻不着,可把他们急坏了……”

    端木纭的声音如那温泉水般汩汩而来,流淌在岑隐的心口,让他眼前也浮现出她所描绘的画面。

    砰砰砰!

    岑隐的心跳加快,心中一阵悸动。

    恍惚中,他竟有一种错觉,就仿佛她在布置着他们的家一般。

    这是一种最最普通的生活,却是他求之而不得的生活。

    他真的可以吗?

    可以……

    岑隐怔怔地看着端木纭,狭长的眸子里荡漾起些许涟漪,如春风般柔和温煦。

    “大姑娘,四姑娘!”

    就在这时,一个激动的大嗓门打破了原本温馨祥和的气氛,令得众人都是微微蹙眉。

    一个青衣小丫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没等稳住气息,就喘着粗气禀道:“不好了,老太爷……病倒了!!”

    “……”

    “……”

    端木绯与端木纭皆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俏脸发白。

    端木绯霍地从躺椅上站起身来,端木纭手一滑,手里的水囊“啪”地掉在了地上,水囊中剩余的水汩汩地流淌了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