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小说

第一百八四回 洪灾 噩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季善坐上马车一路回到家里,心里都还跟堵了一块破布似的,喘不过气来。

    向嫂子的话言犹在耳,她当时却是连再宽慰她几句,什么‘老天爷真的不会那么不开眼’、‘什么好人必定有好报’、‘不要自己吓自己,指不定结果就是好的’……都再做不到。

    连同当初她宽慰鼓励罗晨曦的那些话,如今在强大的权势和残酷的现实面前,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纵然说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季善因此刚进了家门,就忍不住捂着胸口,干呕起来。

    唬得听得她回来了,笑眯眯迎了出来,“沈娘子,您回来了,我……”的杨嫂子立时变了脸色,忙抢上前几步扶住了她,急道:“沈娘子,您这是怎么了,我先扶您进屋,再立刻给您请个大夫去啊。”

    说完让季善大半个身子都靠到自己身上,将她半抱半扶的弄进了屋里躺下,便要给她请大夫去。

    季善却弱声叫住了她,“等一下杨嫂子,我没事儿,可能是刚从外面儿回来,太热了,心里又有事堵着,所以有些中暑罢了,劳你弄点温水加点盐来我喝下,再歇一会儿,想来也就没大碍了,实在不必请大夫。”

    杨嫂子却仍是满脸的担心,道:“可您脸色这么难看,刚才还吐了,怎么可能没大碍?我觉着还是请个大夫来瞧瞧把稳些。”

    季善摆摆手,“我真没大碍,中午没吃饭,这会儿又正是一日里最热的时候,我还心情非常不好,几厢里一夹击,可不就一时烧心反胃想吐了?你先给我弄杯盐水来,我喝下去歇会儿后再看吧,若还是没缓过来,你再给我请大夫去也不迟。”

    杨嫂子一想也是,这才忙忙给她倒了温水,又去厨房加了盐,送到了她面前。

    季善接过慢慢喝毕,觉得心里稍微好受了些,便把杯子递还给了杨嫂子,“这下你总信了我只是中暑,其实并没大碍……哇……”

    却是话没说完,又控制不住的吐了,末了差点儿连黄水都吐出来,难受得两眼都是泪汪汪。

    杨嫂子这下说什么都要给她请大夫去了,“沈娘子躺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啊,您都这样了,还不看大夫,要是有个什么好歹,等晚间沈相公回来了,我可怎么跟他交代?您要是再拦着我,那我只好去府学,请沈相公亲自给您请大夫去了。”

    季善这回便没力气阻止杨嫂子了,何况身体的确难受得紧,也怕自己是真病了,只能无力的点头,“那你快去快回,我等着你回来啊。”

    杨嫂子便应了一声,转身忙忙往外跑去。

    却是刚跑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急声问季善:“沈娘子,您上次月事是什么时候?您这不会是有了吧?照理您和沈相公成亲都这么久了,又那般恩爱,早该有了才是。”

    “啊?”季善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杨嫂子的话,忙摆手道:“不可能,我们一直……不是,我上次月事我想想啊,距今不过才二十来日而已,之前我也调养得很规律了,每个月间隔的时间都只一两日,压根儿就没迟,怎么可能是有了,就算真有了,如今也不该就有反应才是,我可听说妇人有孕后害喜,都是两三个月后的事儿了,怎么可能这么早?一定是中暑了。”

    杨嫂子脸上的惊喜褪了几分,“真的才二十来日啊?好像是哈,沈太太他们来之前,我记得您才晒月事带呢,那看来真不是有了?不过也说不准,我还是给您请个大夫来瞧瞧吧,若真是有了,当然是天大的喜事,若没有,您这会儿不舒服,也得吃药才是,等身体好了,又与沈相公再努力就是,横竖你们都还这么年轻呢,不着急。”

    季善有些恍惚的应了:“行,那你快去吧……”

    待杨嫂子去了,才怔怔的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里面不会真的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吧?她和沈恒可一直都注意着的,不至于真来的这般突然吧?

    可他们的方式也的确不可能百分百……问题她还没做好当一个母亲的准备啊,沈恒如今忙着备考,她虽没飘香刚开业时忙了,一样也是日日不得闲,如今无论是从时间精力上,还是心理上,都的确不是他们生养孩子最佳的时机……

    可若真有了,也不可能不要……

    季善就这样胡思乱想着,直到杨嫂子带了大夫回来。

    留着山羊胡子的大夫很快给季善诊了脉,给了结论:“中暑了,我给开点儿人丹丸和荷香正气丸,化水吃了好生睡一觉,也就没事儿了。”

    听得季善果然只是中暑,杨嫂子满脸掩饰不住的失望,“大夫,真的只是中暑,不是那个,那个有喜了吗?”

    大夫不高兴了,“老夫我行医几十年了,怎么会连是中暑还是喜脉都诊不出来?分明就是中暑了,这是想有喜想疯了不成?问题你家娘子身体好得很,又这么年轻,有喜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你急什么急呢?”

    季善忙笑着打圆场,“大夫别生气,我们家嫂子只是太担心我了,这才会说错了话的,大热的天儿还劳您老特地跑一趟,真是对不住了。您才说要给我开人丹丸和藿香正气丸,那是我们去您医馆取,还是您药箱里就带着呢?”

    大夫见她态度好,这才放缓了脸色,道:“如今天儿热,大部分病人都是中暑,所以我药箱里随时带着这两味药的,这就给你取,你吃了睡一觉,应当就没事儿了。”

    季善忙道了谢,待吃过药后,又问了诊金,特意多给了两成,才让杨嫂子代自己又送了大夫出去。

    心情则在二人出了门,屋里恢复了安静后,莫名的复杂起来,方才一直都在想,她还没做好准备,要是真有了可该怎么办,老天保佑一定不要有,一定不要有啊;可这会儿真确定没有了,照理她祈祷成真,该高兴才是,怎么会又隐隐觉得失落起来了呢?

    杨嫂子很快送了大夫回来,见季善在发呆,忙上前笑道:“沈娘子别难过,大夫都说了,您身体好得很,您和沈相公也都还那么年轻,有孩子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这次没有,下次肯定就有了。”

    季善闻言,这才回过了神来,失笑道:“我没有难过,就是心里稍稍有点儿空,但现在已经好了,正好如今也不是我们夫妇要孩子的好时机,还是等相公这次秋闱后再说吧。”

    顿了顿,“方才我就说我是中暑了,杨嫂子还不信,现在信了吧?主要以前我有过同样的情况,本来就热,心情还本来就不好,一个撑不住就反胃了,岂能不想吐的?”

    杨嫂子点头道:“倒也是,我也遇到过刚从外面回来,心里难受得很的情况,只不过没吐而已。不过也怪不得沈娘子心情不好,本来家里日日都热热闹闹的,却忽然都走了,别说您了,连我心里今儿都心欠欠的,觉得家里静得人发慌,过几日习惯就好了。”

    季善“嗯”了一声,“过几日肯定就好了,那你忙你的去吧,我自己烫一会儿,就不耽搁你了。”

    杨嫂子应了,却没就走,而是关切道:“方才沈娘子说您没吃午饭,那您现在饿不饿,要不要我给您熬点儿粥来,您吃了再睡?肚子里有东西了,您肯定也能好受些。”

    季善摇摇头,“我这会儿实在没胃口,就不劳烦你了啊。”

    “行,那我忙去了,您有事儿就叫我一声,晚饭您也别操心了,我知道做的。”杨嫂子这才答应着,转身出去了,还轻轻给季善阖上了门。

    余下季善胸口仍有些发闷,头也昏昏沉沉的,便强迫自己不再多想,很快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轻微的“吱嘎”声吵醒了她,睁眼一看,就见沈恒正站在她床前,忙要坐起来,“你都回来了,我睡了这么久呢?”看了看窗外,果然只见夕阳的余晖了,不由打了个哈欠,“嗯,睡了一觉,舒服多了。”

    沈恒已坐到她床边,在关切的问她了:“善善,我听杨嫂子说你白日里中暑了,还请了大夫,现在好些了吗?你怎么不请了杨嫂子,立时去叫我回来呢?你快躺着,别起来了,跟自己相公还见外不成,我本来说是轻轻进来看一看你的,谁知道还是吵醒你了。”

    季善见他说着就要伸手扶自己躺下,忙笑道:“我已经好多了,不想躺了,也睡醒了,你进来得正好,要是再让我睡下去,晚上就该睡不着了……你这是什么表情,脸都快皱成苦瓜了,我真没事儿,不过就中了个暑而已,吃了药已经缓过来了。”

    沈恒仍是眉头紧皱,“那你怎么会中暑的,难不成你出门没坐车,是走路回来的呢?”

    季善笑嗔道:“我怎么可能走路,你还不知道我呢,之前咱们没多少银子时,尚且不肯委屈自己走路的,如今手里宽裕多了,怎么可能反倒委屈自己,这么大热的天儿走路了?那我宁愿不出门,就窝在家里呢。”

    说着叹了一口气,“主要还是心情不好啦,一为爹娘今儿走了,家里忽然就空了,心里难免空落落的;二则是我去了一趟府衙,打听了一下晨曦的消息,只怕她已经过了初选,指不定复选都过了,毕竟以她的品貌,怎么可能落选?向嫂子因此拉着我痛哭了一场,说这辈子只怕都再见不到她家小姐了,勾得我心里也难过了起来,以往那些安慰开解她的话,如今看来,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于是刚回到家,便忍不住吐了,我当时便猜到自己是中暑了,杨嫂子偏不放心,这才会去请了大夫来,这会儿看来,其实犯不着……”

    “怎么犯不着了!”话没说完,已被沈恒打断了,“身体不舒服,本来就该请大夫,善善你竟然说犯不着,你想气死我呢?亏得杨嫂子坚持,我待会儿可得再好生感谢她一下才是!”

    季善被说得讪讪的,“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而已,最后不还是请了大夫来吗?杨嫂子见我说着说着又发吐,还当我是有了呢,我自己还能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了呢?果然大夫来了一看就说是中暑了,可又弄得我有点儿失落了……你会不会也有点儿失落呢?”

    “啊?”

    沈恒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的话,放缓了脸色道:“我有什么好失落的,本来如今就不是最好的时机,且这种事都是看缘分的,缘分到了,自然来了,那我当然欣喜欢迎之至;反之,就是缘分还没到,也不必着急,安心等着便是,又谈何失落呢?善善你就别多想了,安心将养两日,杨嫂子说特地给你熬了粥,我这就去端来你吃,你吃完了,我再去吃饭,好不好?”

    季善点点头,“这会儿还真觉得有些饿了,那你给我端去吧,对了,我记得家里好像有胡瓜(黄瓜),你请杨嫂子给我做个拍胡瓜吧,忽然想吃了。”

    “好,我马上就去。”沈恒便答应着去了。

    季善这才下了床,洗起脸,整理起头发来。

    不多一会儿,沈恒以一个托盘端着一碗白粥和一碟拍胡瓜,一碟麻辣萝卜干回来了,“善善,过来吃饭吧。”

    季善应声坐到桌前,举起了筷子,“你也去吃吧,不用守着我了。”

    沈恒笑道:“杨嫂子还有一个菜没做好,我等你吃完了,再去吃正好。善善,你也别太担心罗小姐了,虽然事情这会儿可能已经朝着你和她最不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了,但真到了那个地步,也还是要走下去,她是个聪明人,无论到了何时何地,肯定都会保护好自己;罗大人亦精明强干,肯定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护着自己女儿的。所以你安心等着就是,指不定要不了多久,罗小姐就会有信回来了呢?”

    季善把嘴里的粥咽下去了,才叹道:“主要对方是天家,根本打一开始双方便不可能平等论交,也不可能以‘抬头嫁女,低头娶媳’的世俗标准来衡量他们,不然我也不至这般担心。况这事儿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她根本就是被坑了的,若不然,根本不可能有如今的困境……算了,不说这些了,不然我又得吃不下去了。”

    沈恒忙道:“那可不行,你中午就没吃,现在必须把这粥和菜都吃完了才行。你放心善善,十月里我一定好好考,争取下科春闱时,能带了你一起去京城!”

    季善吐了一口气,笑道:“那我可就等着了啊。也不知道爹娘他们走到哪里了,这会儿肯定还在赶路,要等天擦黑了,再找住的地方安顿吧?”

    沈恒道:“那就不知道了,不过爹和三哥都经常在外边儿跑的人,肯定会安排好一路的衣食住行的,善善你就别操心了。明儿也别出门了,就在家歇息两日,这马上就中元节了,还是这般的热,今年这天气还真是有些怪。”

    季善笑道:“哪里怪了,秋老虎本来就比伏天更难熬……”

    夫妻两个说着话儿,待季善吃完了粥,沈恒方把碗碟都收了,自己吃饭去了。

    次日季善起来后,因又睡了一晚,精神便越发好,自觉已是痊愈了,不过仍听沈恒的话,没有出门去,只捡了些碎布头,跟着杨嫂子一起,学纳起鞋底来,倒也不难打发时间。

    不想刚吃了午饭,原本晴朗的天空却忽然阴云密布,随即更是刮起了大风,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杨嫂子忙到院子里收起衣裳来,一面与季善道:“这天儿怕是要下大雨啊,都说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可这都七月了,照理老天爷不该再这样忽然变脸了才是。我得赶紧去找我当家的回来,万一待会儿真下起大雨来,他才好拿了雨伞和斗笠,去接我们家二少爷和沈相公啊。”

    季善道:“杨嫂子别急,这雨未必能下得来,还是再瞧瞧吧……”

    却是话音未落,豆大的雨点儿已砸了下来,季善不由哭笑不得,“这叫什么,说曹操曹操到?”

    杨嫂子也是忍不住好笑,把收好的衣裳忙忙都送进屋里去,便打着伞,拿着蓑衣,出门找杨大去了。

    余下季善眼见雨越下越大,杨嫂子前脚才出门,后脚便有一道道的水流顺着屋檐低落下来,不由皱起了眉头,只盼这场雨只是在府城下,可别绵延到几十公里以外去,影响了爹娘他们赶路才是。

    到得申末,天已是越来越黑,沈恒和孟竞也由杨大给接了回来,雨却仍没有丝毫变小的趋势,竟是整整下了一整晚。

    于是翌日季善起来,就看见自家的院子已快变成一个游泳池了。

    本就悬了一晚上的心,就提得越发高了,忍不住再次与沈恒道:“早知道就该死活多留爹娘他们几日的,这么大的雨,肯定会往四面八方都蔓延开去,他们再赶路得多不方便,多危险啊,这天公可真是会作弄人!”

    沈恒也担心沈九林路氏他们得紧,还得宽慰季善:“爹娘他们一直都是动着的,两日下来,也该在百多里路开外了,说不定这雨还真下不到那么远去。”

    季善叹道:“希望真如你所说吧。对了,天这么暗,屋里不点灯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你和孟二哥还要去学里吗,不然就留在家里学吧,就算你们去了学里,只怕夫子也要跟昨儿一样,早早让各自都回家的,又何必白跑一趟,弄得浑身都湿透呢?万一着了风寒,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沈恒却是道:“还是去学里瞧瞧吧,从昨儿到现在,雨就没停过,肯定城里城外都有地方遭了灾的,指不定府台大人和其他大人就要抽调了我们去帮忙呢,我不去瞧瞧实在不能安心。”

    季善闻言,如何还好留他在家,只得道:“那你去瞧瞧吧,记得千万小心些,就算真要去帮忙,也注意安全,我在家等着你回来。”

    沈恒笑着应了,“放心,为了我这么漂亮贴心的娘子,我也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说完叫上孟竞,穿好蓑衣打了伞,便淌过院子里的水,一道出了家门。

    杨嫂子待他们走了,才看着天边时不时闪过的一道闪电,与季善感叹起来,“六月里都没这般闪过电打过雷,如今七月里反倒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今年这天气真的怪,可别真出什么大事儿才好啊。”

    说完便双手合十,对着西边念念有词起来。

    弄得季善心里也免不得有些焦虑,却是强忍住了,笑着与杨嫂子道:“这打雷下雨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肯定出不了什么大事儿,杨嫂子快别自己吓自己了,指不定待会儿雨就停了呢?”

    可惜事与愿违,大雨仍然哗哗的下个不停,到下午反倒更大了,把整个院子都装满了不算,还漫了一些水到厨房去。

    隔壁邻居家就更惨了,就算雷大雨大的,季善与杨嫂子都能时不时的听到一声声惊叫:“水漫进屋子里了,哎呀,快拿瓢来舀……”、“房顶怎么也在漏水呢……都怪你爹,前几日让他捡一下房顶,非说今年肯定不会下大雨了,明年再捡也不迟,不然捡了也是白捡……”、“外边儿到底涨了多大的水呢,我们这儿可是全城地势最高的,竟也漫到屋里了,老天爷求你快别下了!”

    听得二人都止不住的苦笑,“再这样下去,指不定咱们家也要屋顶漏水,地下漫水了。”

    “隔壁两家都跟咱们地势一样高,他们都漫水了,我们估计也快了……我当家的怎么还不回来呢,总不能一直在学堂外等着接二少爷和沈相公吧?”

    季善眼皮还忽然跳了起来,心里感觉就更不好了,虽然心里知道那什么“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之类的说法都是迷信,眼皮跳分明就是眼睛疲劳了,或是因为旁的原因产生的眼皮痉挛,还是忍不住问杨嫂子,“左眼跳是跳啥来着?”

    杨嫂子忙道:“左眼是跳财,怎么了,沈娘子眼皮跳吗?”

    季善“嗯”了一声,“左眼忽然直跳,可能是见天气这么糟糕,心里太紧张了吧?也不知道店里怎么样了,那里地势可比咱们这儿低,等我相公回来了,我看得让他陪我过去一趟,亲眼瞧一瞧才是。”

    杨嫂子道:“左眼跳还好些,看来多半您店里已经进水了,加上这么大的雨,肯定一个去吃饭的客人都没有,可不就是跳财了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事先能料到会忽然下这么大的雨呢,好歹总比右眼跳灾的强。”

    季善一脸的便秘样儿,“问题是,我这会儿右眼也开始跳了……”

    杨嫂子这下也只能干笑了,“其实右眼也不一定就是跳灾啦,我以前有一次右眼跳了半晚上,吓得不得了,怕出什么事儿,结果第二天起来却什么事儿都没有,沈娘子还是别自己吓自己了。”

    两人正说着,就听得“砰砰砰”的拍门声,杨嫂子忙笑道:“肯定是二少爷和沈相公回来了,我去开门啊。”

    说完便淌过院子里的水,到门廊开门去了。

    季善心里着急,顿了一顿,忙也跟了上去。

    谁知道开了门,门外站的却不是沈恒和孟竞,而是披了蓑衣戴了斗笠,却仍浑身都湿透了的叶广,一见季善便道:“师父,我爹特地让我来告诉您,店里虽进了些水,但总体不妨事,让您别急着去店里看,这么大的雨,就安心待在家里就好,店里有我们大家伙儿呢。”

    季善忙将他让进了门廊里,急道:“那堆辣椒和蜀椒的屋子里进水了吗,屋顶有没有漏水?那可是我们店里最重要的东西,尤其淋湿不得,我正说等我相公回来了,就要让他陪我去店里瞧瞧呢!”

    叶广忙道:“之前我爹就让我们在下面搭了一层板凳,再把辣椒堆上去的,昨儿瞧得忽然变天,又忙让人去扯了油布回来,在外面都罩了一层,怎么都湿不了的,师父放心吧。我爹就是怕您担心,要赶着去店里,才让我赶紧过来一趟的,幸好我先来了,不然这么大的雨,路上到处都是水坑,又脏又臭的,师父亲自跑一趟就太遭罪了。”

    季善这才心下稍松,道:“亏得有你爹,事事都考虑在前头,我才能天塌下来也不用担心。那店里大家伙儿都还好吧,我娘呢,也还好吧?”

    叶广点点头,“都还好,因店里没客人去吃饭了,我爹便让大部分的人都回家去照应了,只有肖大黄二几个还在,师婆也在,说要留下帮衬店里,我和我爹会照顾好她的,您就放心吧。”

    季善“嗯”了一声,“行,那你快回去吧,趁这会儿天色还亮,不然待会儿暗下来了,本来路就不好走,肯定得更不好走了,我就不多留你了……对了,你家里呢,也还好吧,太太和大奶奶,还有孩子们都还好吧?从昨儿下雨起,我便连家门都再没出过,外面是什么情形,简直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叶广道:“家里都好,我娘昨晚还说,亏得太太当初坚持给我们租了那么好的房子,要是仍住在之前那里,家里的水肯定早就没过大腿,屋外多大的雨,屋里就多大的雨,什么都毁了。外面到处都在涨水,尤其城北,听说好些民房都塌了,没塌的也都被水淹了,打死了好几个人,打伤的就更多了,官府只好把人都统一安置到了城里的几个庙宇里,又让大户人家都腾了院子出来,暂时安置灾民,再多我也不知道了。”

    “城北的房子都又矮又破,还几乎都是泥巴墙,可不水一淋一淹,就要塌吗?”季善听得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这下可好,罗府台又有的心操了,本就既要忙公务,又要忧心女儿,蜡烛两头烧了,还屋漏偏逢连夜雨,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叶广想到自家若非有季善的雪中送炭,如今十有八九还住在城北那个破院子里,那如今家毁人伤,甚至与亲人阴阳两隔的人家里,指不定就有自家了,脸色也很是不好看,叹道:“如今也只能盼着老天爷快些停雨,快些放晴了。”

    季善“嗯”道,“我们都是凡人不是神仙,除此之外,还能怎么着呢?好了,你快回去吧,我就不耽误你了。”

    叶广应了,又说了一句:“那师父也请照顾好自己,我就先走了。”

    转身冲进了大雨里去。

    季善这才关上大门,与杨嫂子道:“这下好了,不用去店里了,外面那么深的水,又叫不到车,只能一路走过去,说实话我还真有些憷。”

    杨嫂子笑道:“看吧,果然左眼跳财做不得数吧,您店里不就好好儿的,什么事儿都没有呢?估摸着二少爷和沈相公也该回来了,沈娘子,不然我们去生火做饭了吧,等他们回来,正好饭菜都做好了,他们热热的吃下去,肯定浑身立时都舒坦了。”

    季善道:“好啊,我们去做饭吧,这样干等着可不就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太慢了,一忙起来,自然就好了,指不定我们饭还没做好,他们已经回来了呢……”

    却是话没说完,又听得拍门声,立时笑开了,“看吧,果然说曹操,曹操又到了。”

    忙上前再次开了门,果见一眼就看见了门外的杨大,但不见沈恒与孟竞,季善心里猛地一“咯噔”,忙道:“杨大哥,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我相公和孟二哥呢?”

    杨大满头满脸的水,让人看不大清他脸上的表情,片刻才颤抖着声音道:“沈娘子,洪水冲、冲垮了河岸,沈相公他、他和府台大人一起,掉、掉进洲河里去了……”

    ------题外话------

    我争取保持现在的量更新到腊月二十五,然后就必须得少更,为过年留点稿了哈,感觉现在过年怎么这么累呢,明年再也不要过年有V文了,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