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小说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年初一 (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晏大太太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半个月就挑到了三户合适的人家,一个是翰林院侍读学士家的四小姐、一个是工部主事家的二小姐、一个是都察院经历家的大小姐。

    晏老夫人看罢,“就工部主事家的这个吧。”

    “母亲,书香门第的女孩儿或许更好些吧。”晏大太太比较看好翰林院侍读学士家的小姐。

    “小五的书读得不怎么样,找个翰林院家的小姐,会被他老丈人嫌弃的。”晏老夫人叹气。晏同秀日后,只怕也和晏五爷一样,只能打理庶务。

    “那我和二弟妹找一天带小五过去拜访。”晏大太太笑道。

    “好。”晏老夫人没有意见,对晏大太太的眼光,她是认可的。

    进入腊月之后,年味渐浓,院子里小丫头们忙着扫尘,整个院子都焕然一新,贴上福字、对联、窗花,红红火火,一派新年气氛。

    二十五日,傅知行送年礼来晏府,很不巧遇上了晏四爷,被晏四爷带去书房下棋,没能去怡年院见他的小姑娘。

    到了除夕,吃过年夜饭,守岁到亥时正,晏萩走到南平郡主面前,打着呵欠道:“娘,我困了,我想回房睡觉。”

    南平郡主见她一副困顿不行的样子,忙道:“赶紧回去歇着吧,明天一早要进宫朝驾。”晏萩已是县主,不再是普通的官家小姐了。

    晏萩回到院子,却并没有上床歇息。她趴在窗沿上,看烟火,顺便等去年除夕那个突然出现,给她惊喜的男人。可是,等啊等,等得晏萩真的犯困了,还没能等到那个人来。

    “傅无咎,你讨厌。”晏萩生气地冲夜空喊道,坏人、坏人,让她空等一晚上。

    “我怎么就讨厌了?”戏谑地声音响起。

    晏萩就看到了披着玄色斗篷的傅知行走了过来,心里欢喜,嘴上却问道:“你来做什么?”

    “我怕我要是不来,有人会气上一年。”傅知行促狭地笑道。

    晏萩撇嘴,“我才没那么小气呢。”

    “潇潇一向大方。”傅知行说着走了进去,解开斗篷,放在一旁,走到熏笼前,烤了一会,把身上的寒意散去,才走到炕边坐下,伸手将晏萩搂了过来。

    “年夜饭吃饱了吗?”晏萩问道。

    “现在饿了。”傅知行笑道。

    晏萩立刻道:“我们煮饺子吃,是我亲手包的哟。”

    “我的潇潇真能干。”傅知行亲了亲她的脸颊,她亲手包的,即便不饿,他也想尝尝。

    晏萩从炕上下来,趿上鞋,撩开帘子,“白果,让茡荠煮饺子,多煮点,大家一起吃。”

    “知道了,小姐。”白果高兴的应道。

    晏萩翻出前几日剪的窗花,“这个五福临门,我剪了十几个,才剪成功,你拿回去贴房里。”

    “好。”傅知行叠好,放在怀里。

    晏萩把手伸到他面前,“我送了窗花给你当新年礼物,你送什么给我。”

    傅知行抓住她的手,放在胸口处,“我把我的心送给你。”

    “你的心早就是我的了。”晏萩傲矫地道。

    傅知行将她搂入怀中,在她耳边,柔声道:“我的心是你的,我的人也是你的,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晏萩抿唇一笑,两人亲密的说了一会子话,白果就送饺子进来了,晏萩那碗只有六个,傅知行那碗有十个。夜已深,不能吃太饱。

    吃完了饺子,晏萩就催傅知行离开,“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进宫,我得睡了,你回去吧,我们明儿见。”

    傅知行亲了亲她的嘴角,“那我走了。”

    晏萩看着他披上斗篷,出门,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第二天,大年初一,清晨,晏萩穿着县主服饰,跟着晏太傅、晏老夫人、晏大爷、晏大太太、晏四爷、南平郡主,往宫里去。这几日虽没下雪,可是还是冷,寒风刺骨。

    晏萩一想到,以后每年都要受一次累,觉得当朝廷米虫也不是件轻松的事。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到了宫里,晏太傅带着两个儿子,先去承祥宫见太上皇;晏老夫人四人,则要去太后宫中。德太妃、丽太妃、太子妃、秦王妃、赵王妃、齐王妃、荣王妃、平国公夫人等内外命妇都已到了。

    等晏萩给太后拜了年,恭贺了新禧,合宜郡主已迫不及待地把她拉到一边,“潇潇,怎么办,都过了好几个月了,我母妃还是不肯放我出门。”

    “你急什么呀,捷报频传,可见边关的战事很快就能结束了,到时候圣上论功行赏,乔握瑜肯定会升官,你母妃就阻拦不了你了啊。你耐心点,行不行?”晏萩万分庆幸秦王妃看的紧,要不然这丫头,肯定头脑发热,往边关跑。

    “升官也升不到一品二品啊。”合宜郡主沮丧地道。

    “能立战功升官,就表明他是有能力的人,你们俩的婚事就有转圜的余地啊。你趁着今天这个机会,留在宫里,想办法寻求到太后和皇后的帮助,这样一来,说不定,太后就能下赐婚懿旨,你母妃也就没办法反对了呀。”晏萩给她出主意道。

    合宜郡主转愁为喜,搂着晏萩,“潇潇,还是你聪明。”

    两人正说着话,唐祉来了,“潇潇,合宜。”

    “小坛子,你刚去哪了?”合宜郡主问道。

    晏萩笑道:“小坛子,新年好。”

    见晏萩待自己的态度没变,唐祉开心地笑道:“潇潇,新年好。”

    三人就坐在一起吃糕点闲聊,唐祉突然想到一事,“潇潇,你是不是有个表姐叫韦妙娘?”

    “我大姑父的庶女就叫这名,她上回选秀好像留了牌子,怎么了?”晏萩问道。

    “她去我二哥的殿里了。”唐祉答道。

    唐礿还没封王,只是普通的皇子,他身边的女人是没有品级封号的,运气好,等他封王时,或许能捞到庶妃做,运气不好……

    “她怎么样?”晏萩问道。

    “不知道,找天问问我二哥。”唐祉答道。

    这个二货!

    晏萩赶忙道:“不用问,不许问,听到没有?”

    “听到了,你不让我问,我就不问。”唐祉点头道。

    晏萩又叮嘱了几句,唐祉再三保证不会去问唐礿,韦妙娘的情况,晏萩这才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