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小说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心平气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江念没想到这个时候温南枳会来医院,看她急匆匆的样子,江念担心是自己让她操心了,便急忙上前宽慰。</p>

    “这件事是我自己不好,宫夫人,请你别责怪别人,不管如何,到底是我害了莫诗敏。”</p>

    江念总是吧一切罪过都归咎于自己,她回想着要是自己能小心一点,或许莫诗敏就不会变成这样。</p>

    温南枳却说道:“我看你是被人陷害成了这样,莫诗敏本来就有流产的迹象,她要是这么在意这个孩子就不应该拉着你四处跑,很明显,她压根就不想要这个孩子,另外也想着要嫁祸给别人。”</p>

    温南枳毕竟是过来人,这样的手段虽然老上去过时,可是稍有不慎还是会上当,尤其是像江念这样无法把一件事想的太复杂的人。</p>

    温南枳又说道:“看来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了。”</p>

    江念一愣,问道:“宫夫人,什么事情要这么紧张?难道……”</p>

    “江念,你也别多想,这件事其实就是关于宫曦的一些举动而已,他们父子两个相似处还是很大的,都是憋着一口气不喜欢说出口的人,越是对别人好,他们越是说不出口,久了还变成了习惯,所以你有时候要看穿这一点,宫曦他的内心其实是向着你的。”</p>

    江念听了有些意外,难道是宫曦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的吗?</p>

    温南枳继续道:“这件事我原本是想等宫曦解决好一切后,再好好和你聊聊,毕竟当时你眼中只有乐乐,根本无法意会宫曦的举措。”</p>

    “宫夫人,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p>

    “宫曦之所以会照顾莫诗敏完全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在我看来孩子是无辜的,他只是想要担起责任,但是另一方面就是这个孩子有一定的几率可以救乐乐,你明白吗?”</p>

    江念听了脸色都变了,她抓紧了温南枳的手,手心里却是拔凉拔凉的,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p>

    “我,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我以为他爱的是莫诗敏才会这么护着她,而且莫诗敏说了宫少爷对她千依百顺,并且……”</p>

    “那是过去,如果当初在他身边的是你,他也会对你千依百顺的。”温南枳解释道,“不过这件事倒是让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或许那个孩子真的有什么问题。”</p>

    “孩子?孩子会有什么问题?”江念连忙问道。</p>

    “孩子对莫诗敏来说应该是唯一威胁宫曦的东西,她这个时候流产对她而言没有一点好处,除非……除非这个孩子不是宫曦的,而且宫曦已经察觉了,她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将一切嫁祸给你。”</p>

    “给我?她难道真的没有一点的心痛的,孩子是多么宝贵的礼物。”江念看着床上熟睡的乐乐,心底有些发凉。</p>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宫曦开脱,只是希望你们之间有什么一定要说清楚。”温南枳提醒道。</p>

    江念点头,却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宫曦。</p>

    她们两人的谈话刚结束,宫曦就敲门进来了。</p>

    &nbs

    p;宫曦看温南枳也在,问道:“妈,你怎么来?”</p>

    “我要是不来怕是有些事情你决定瞒着我是不是?”温南枳没好气道,“你什么时候能学会像你妹妹一样有什么就说什么,总是一个人憋着心里舒服吗?”</p>

    “我要是真的和朝雨一样,怕是你又要着急了。”宫曦整理了一下一上坐了下来。</p>

    温南枳看了一眼顾言翊,两人识趣道:“我们去看看手术那天要准备什么,你们俩个好好聊聊吧。”</p>

    宫曦不言,心里知道温南枳的意思。</p>

    等人离开后,照顾乐乐的阿姨也有些坐不住了,深怕自己坐在这里影响两个人说话。</p>

    阿姨起身的时候,江念说话了:“阿姨,这里劳烦你照顾一下,我和宫少爷出去一下。”</p>

    阿姨满脸堆笑,说道:“好,你们去,我在这里你们放心啊。”</p>

    江念点头看着宫曦。</p>

    宫曦微微皱眉起身向外走去。</p>

    “有什么话就说吧。”宫曦略微有些疲倦的开口。</p>

    江念看了看他,二话没说拉着他的袖子搭着电梯下楼了。</p>

    宫曦只能顺着江念的意思跟着,一路到了医院外面的一个小餐厅。</p>

    江念点了两碗小馄饨。</p>

    小馄饨上来后,江念给宫曦面前推了一碗。</p>

    “趁热吃。”</p>

    “你到底想说什么?”宫曦居然有点琢磨不透江念的想法了。</p>

    江念低着头吃东西,轻声道:“你不是早上没吃什么就走了吗?”</p>

    宫曦听了,明白了江念的意思,这是想讨好他呀。</p>

    “就请我吃这个吗?”</p>

    “我就这么多钱了,大不了……我以后赚钱请你吃。”江念无奈道。</p>

    “那你什么时候赚钱?”宫曦吃了一口馄饨汤。</p>

    是在是太鲜了,调味料放得实在是多。</p>

    江念想了想,说道:“等乐乐康复了。”</p>

    “那起码也是一年后了。”宫曦说。</p>

    “那你说怎么样?”江念斜着脑袋问道。</p>

    宫曦放下了勺子,定神的看着江念,发现江念真的在很认真的思考这件事。</p>

    “其实,你做的饭菜还不错,我最近会忙一点,你懂了吗?”</p>

    “我……好像懂了。”江念一笑。</p>

    她笑起来的样子十分的恬静,面对这样的她,宫曦的心里也平静了不少。</p>

    虽然周围很嘈杂,但是他们两个人却觉得好像只能够听到对方的声音。</p>

    宫曦顿了顿继续道:“但是我希望你做到一件事。”</p>

    “什么事情?”</p>

    “我不管你以前和李森是什么关系,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和他再无来往。”宫曦严肃道。</p>

    江念先是愣了一下,她瞬间就明白了宫曦的意思,说白了,宫曦还是对她和李森的关系十分的怀疑。</p>

    “我……我真的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只是……”</p>

    “到此为止,明白吗?”宫曦说道。</p>

    “好。我懂了。”</p>

    江念想自己可能也是偶然遇到李森而已,以后应该是再也见不到的,便点头答应了。</p>

    ……</p>

    在乐乐动手术的前两天,江念一直都在为宫曦做饭送饭,她好像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p>

    每天去宫曦的公司放下饭菜,偶尔也能和他聊上两句,随后再道医院陪伴乐乐。</p>

    日复一日,江念觉得宫太太的这个身份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p>

    就是有人会不甘心江念站在宫太太的位置上。</p>

    “江念,你给我站住!”</p>

    “莫诗敏?你不是在养身体吗?你在这里楼下看着我干什么?”江念戒备的看着莫诗敏。</p>

    “你到底和宫曦说了什么事情?”</p>

    “我什么都没有说,倒是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你和我姐根本就是串通在一起的,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们?”江念反问道。</p>

    “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东西?你明明知道我和宫曦那么相爱,你带着孩子闯进我们的世界,难道还不算是得罪吗?”莫诗敏凶狠道。</p>

    “我……那你为什么要顶替我待在宫少爷的身边?如果不是乐乐出事,我压根不知道那个处处为我着想的朋友居然高枕无忧的待在他的身边。”江念反驳道。</p>

    “这是我凭本事得来的,你有什么本事?你一个没有学识,没有气质,没有能力的女人凭什么?就凭你生了乐乐?”</p>

    “对!可以吗?你别害我了,你就当替自己积点德,好好生活吧。”</p>

    江念好言相劝了一句,这次不像上次一样被莫诗敏绊住,而是飞快的就离开了。</p>

    莫诗敏看着江念的离开,双手都不由得捏紧了,她看了看周围拉近了帽檐,却还是没有躲开所谓亲人的逼迫。</p>

    “诗敏,你怎么在这里?我们正找你呢。”莫诗敏的妈妈着急的扯着莫诗敏。</p>

    而她的弟弟莫世军一脸冷漠的拦住了她的去路。</p>

    “你们两个阴魂不散的跟着我到底干什么?我现在需要静养!”</p>

    “静养什么?孩子都没了,你还有心思静养?”莫诗敏的妈妈着急的责备莫诗敏。</p>

    “我告诉你们,就算是给你们再多的钱,你们还是觉得不满足,之前我给你们的钱什么事情做不好?非要浪费在一个不成器的人身上。”</p>

    “你说我什么?你能耐了是不是?”莫世军恶狠狠道。</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