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小说

第399章 番外,我们都很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颜均坐在政事堂,手边摆满了奏章,可他却心不在焉。https://

    妹妹颜筝回来了,带着一双儿女,还有陆自谦。一家四口就住在行宫内。

    弟弟颜垚整天拖家带口地往行宫跑,时间晚了,干脆就在行宫住下来。行宫都快变成王府了。

    这两人,一个是公主,一个是亲王。放着公主府,王府不住,整天住在行宫像话吗?

    颜均才不会承认,他是嫉妒了。他也想住到行宫去。

    行宫是父亲和母亲住的地方,他要去行宫给父亲母亲请安。颜均想到就做。丢开手中的事情,带着妻儿浩浩荡荡地杀向行宫。

    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颜均走进内院,就看到几个侄儿侄女和两个外甥围在母亲身边。颜垚和颜筝正在斗嘴。这两人,一大把年纪了,还跟小时候一样。

    看着这一幕,颜均会心一笑。

    宋安然也看到了颜均一家人,她对颜均招手,叫他过来。

    颜均心里雀跃,却又不肯表现出来。他依旧一脸稳重的模样。

    颜均来到宋安然身边,带着妻儿给宋安然请安。

    宋安然笑眯眯的,年龄越大,越喜欢热闹。尤其喜欢孙子孙女们都围在身边闹腾。虽然闹腾,却透着青春,活力。感觉自己也跟着年轻了。

    宋安然示意颜均坐下说话,又将颜均的几个孩子打发去玩。来到行宫,就不要束缚自己,尽情的玩耍。

    孩子们都一窝蜂的跑走了,不过大孙子颜烨还留在身边。

    宋安然看着大孙子颜烨,已经是个大小伙子。目前在海军服役,难得回来一趟。宋安然记得上次见颜烨,已经是两年前。

    颜烨服役多年,早已经洗去毛躁和稚嫩,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颜烨的五官显得很刚硬,刚硬之外又透着点书卷气。这孩子的相貌不像颜均萧辰,也不像颜宓,反而像宋安然。

    宋你然招呼颜烨坐下说话。颜烨先看了眼他老子颜均,见他老子颜均没反对,才肯在宋安然身边坐下。

    宋安然对颜均说道:“你对烨哥儿太严厉了。”

    颜烨脸颊微微泛红。他都这么大了,还被称为烨哥儿,感觉很不好意思。

    颜均则板着脸说道:“他是长子,自然该严加管教。”

    宋安然哼了一声,还冲颜均翻了个白眼,“烨哥儿已经大了,有自己的主张和想法。这个时候,你们做父母的不该再像他小时候那样,事事都要管着。

    这个时候,你们要做的是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引导他,让他明白世间的险恶,肩上的担子。鼓励他,帮助他,让他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老大,你以前跟烨哥儿这么大的时候,我可曾管过你?那时候你已经继承了国公府的爵位,国公府的大小事情都由你一言而决。

    由己度人,烨哥儿是你的长子,你也该给他足够的就会。只有让他独当一面,才能让他成长起来。”

    颜烨很感动。祖母果然知道他需要什么。

    颜均被宋安然教训,还是当着儿子的面教训,有点尴尬。

    颜均捏捏鼻子,“母亲,你说的对。儿子在教导孩子这方面,的确不如母亲。”

    宋安然得意一笑,“你啊,就是管得太多。该放手的时候不放手。”

    颜均笑了起来。虽然被宋安然教训了一顿,颜均却觉着很满足。就像是回到小时候,母亲耐心地同他讲道理。

    这个时候,颜均彻底卸掉了帝王包袱,就像是寻常人一般,安坐在宋安然身边,含笑听着宋安然唠唠叨叨讲道理。

    宋安然也觉着自己年龄一大,说话也变得啰嗦起来。

    她轻咳一声,端起茶杯遮住脸上的尴尬之色。哎呀,一不小心又说了一通没什么用的废话。

    颜均却听得很起劲,颜烨也很认真,就连皇后萧辰也是一脸佩服得看着宋安然。

    这世上能辖制颜均的人只有一人,不是颜宓,而是宋安然。

    宋安然不需要板着脸,故作威严。她只需要温温柔柔一笑,讲讲道理,颜均就会露出心悦诚服的样子。

    宋安然的笑容,在颜均这里,杀伤力堪比十万大军。

    宋安然放下茶杯,问颜均,“今儿怎么有空来行宫?”

    颜均笑道:“儿子想念母亲,于是就过来给母亲请安。”

    宋安然笑着说道:“今晚就留在这里吃饭。”

    正合我意。颜均笑了起来,笑得很满足。

    宋安然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今晚有你喜欢吃的香酥鸭。”

    颜均心里头欢喜无比,“还是母亲最懂儿子。”

    宋安然又关心地问道:“政事忙吗?最近有没有什么难处?”

    颜均摇头,说道:“多谢母亲关心,最近政事通常,并无难处。就是替弟弟妹妹着急,他们整天无所事事,在这里叨扰母亲,也不是个事。”

    颜均绝不会承认,他就是嫉妒。他想将颜筝颜垚抓壮丁,给他们安排差事。他不能日日陪在宋安然身边,弟弟妹妹也不能,因为他眼红。

    颜均的霸道,和颜宓还真是如出一撤。

    宋安然笑了起来,“当初是你宠着他们两个。但凡你父亲让他们多做点事情,你就心疼了。这会又嫌弃他们无所事事。阳哥儿,你这样可不对。”

    颜均尴尬。他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被母亲称呼为阳哥儿,感觉好没面子。

    颜均轻咳一声,“母亲,儿子知错了。儿子以前不该无底线地宠着他们,儿子打算纠正错误。”

    宋安然白了颜均一眼,说道:“晚了。你现在想抓壮丁也没用。”

    颜均表情一僵,小声问道:“莫非二弟和三妹在母亲耳边说了什么?”

    宋安然笑着说道:“你父亲早给他们二人安排了差事。你就别替他们操心了。”

    颜均眼角抽抽,竟然来迟了一步。

    萧辰低着头,掩着嘴偷笑。颜均眼红颜垚颜筝,萧辰身为枕边人,自然知道一点。看到颜均吃瘪,萧辰就觉着很好笑。在人前无所不能的夫君,也有吃瘪的时候。她身为妻子,对此喜闻乐见。

    颜均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无论如何,也要在儿子面前,维持自己的形象。

    颜均干脆问道:“父亲去哪里呢?儿子怎么没见到父亲?”

    宋安然含笑说道:“秦裴来了。你父亲找他喝酒去了。”

    颜均顿时笑了起来,“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父亲还喜欢和秦将军斗个输赢。”

    宋安然笑道:“他们两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分出输赢。你父亲这人啊,大方起来是真大方,小气起来那也是真小气。”

    颜均哈哈一笑,说道:“父亲这是真性情。”

    宋安然含蓄一笑。真性情也罢,小心眼也罢,过了大半辈子,已经没必要去计较这些事情。

    宋安然关心地问了问颜烨,然后找借口将颜烨打发走了。接着,宋安然又将萧辰打发走了。

    如今小院子里只剩下宋安然和颜均二人。侍卫都在院门口候着,没人能够进来。

    宋安然问颜均,“老大,你今儿过来,不光是为了给我请安,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

    颜均笑了起来,“什么都瞒不过母亲。儿子最近的确有心事,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可是为了立太子的事情?”宋安然轻声问道。

    颜均点点头。

    立太子关系着国本。大周在这方面犯过错,以至于大周立国几十年,就发生了叛乱。最后泰宁帝诈死出逃,永和帝登基称帝。这件事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因为谁也不知道泰宁帝当皇帝,是不是比永和帝当皇帝更好。

    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因为这场叛乱,死了很多很多人。其中不少人都不应该死,可是最后还是死了。

    死于国战,那是荣耀。死于内斗,那是耻辱。

    宋安然不希望大汉朝发生类似大周的情况。同样,颜均也不希望子孙后代为了皇位争个你死我活。

    宋安然沉默了片刻,问道:“此事你和你父亲商量过吗?”

    “父亲说他不管这事。让我自己拿主意。”

    宋安然含笑点点头,颜宓的确不好插手立太子这件事。一个不小心,就会坏了一家人的感情。

    宋安然对颜均说道:“我和你父亲是一个意思,这件事情还是要靠你自己拿主意。”

    颜均沉思了一会,才开口说道:“烨哥儿很好,又是嫡长子,按理儿子该立烨哥儿为太子。可是儿子又担心,立他做太子,之后他的心性就会发生变化。就如历朝历代的太子,万一没有好下场,儿子实在是心疼。”

    宋安然盯着颜均,问他:“你是在担心你自己,还是担心其他几个孩子?在我看来,烨哥儿不是弱者。”

    颜均望着宋安然,坦诚地说道:“儿子担心自己,也是担心几个孩子。儿子坐在皇位上,时间越长,感受就越深。即便儿子没有住进皇宫,但是只要皇权在手,人心就会受到影响。

    儿子身为开国皇帝,意志足够坚定,所以能够抵挡皇权的侵蚀。可是儿子不敢保证,十年二十年后,儿子依旧如初。

    这些年,多亏有母亲时常提点儿子,儿子才能做到时时反省。可要是哪一天,母亲……不在了,又有谁还能提点儿子,让儿子时时反省自己的言行。

    母亲,儿子怕时间会冲刷掉如今的美好。更怕权利腐蚀人心,让人变得不像人。儿子更不敢保证,我的子孙后代,能有我这样的幸运,不仅有强大的意志,还有一个最好的母亲。”

    宋安然听完,有些沉重。

    不过宋安然还是曲指在颜均的头上弹了一下。

    颜均捂着额头,笑了起来,说道:“儿子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经常这样弹儿子的额头。母亲一如当初,儿子心里头感激不尽。”

    宋安然含笑说道:“阳哥儿,我们是母子。母亲对你的感情始终如一,从没有因为你是皇帝就曾发生过改变。”

    “儿子知道,所以儿子才会庆幸有母亲在身边,能够时常提醒儿子。”

    宋安然笑着,她继续说道:“你的担心很有道理。权利这玩意又美又丑,美的时候他能让无数人受益。丑的时候,也能让无数人变得面目狰狞,更能让无数人家破人亡。

    纵观历史,自古以来,所有的王朝,一般都是一代强,二三代励精图治,四代五代开始乐享其成,王朝也会随之衰落。

    如果接下来的日子风调雨顺,外面没有强敌环伺,王朝还能磕磕绊绊的延续一两百年。要是老天爷不开心,三天两头的闹旱灾水灾,加上强敌环伺,那这个王朝就危险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国破家亡,然后历史又进入一个轮回。

    这些年,你励精图治,推行新政,给大汉朝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只要后代子孙不蠢,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家当就败不完。

    可是这些还不能保证大汉朝千秋万代。而且我们谁也不能保证,子孙后代真的没有蠢货。万一要是有个蠢货坐上了皇位,那再多的家当,都不够他败光。

    而你,身为大汉朝的开国皇帝,就必须为子孙后代立下规矩,防止各种极端的情况发生。”

    颜均蹙眉,想了想,还是问道:“母亲,儿子该怎么做?”

    宋安然斟酌了一番,说道:“这件事情要分两部分来做。第一是朝堂,想要不被皇权腐蚀,那就主动放权,用相权限制皇权。”

    颜均一副好奇的模样,等待着宋安然的下文。

    宋安然没有让颜均久等,她继续说道:“为了防止相权过大,为难到皇权,就必须在相权上加上一道紧箍咒。内阁官员,五年一任,任期最多两届。内阁成员退下后,可以参政议政,但是不得再担任朝廷官员。”

    颜均暗自点头,“母亲的意思我明白。明白当初让我成立政事长老院,是不是就是为了安置这些退下的官员?”

    宋安然摇头,“错!我当初建议你成立长老院,是希望你能将全国各地,以县为单位,以人口为基数,每十万人一个代表,集中到长老院,群策群力,审核朝廷制定的政策和制度。只有当超过三分之二的长老院成员赞同时,朝廷制定的政策和制度才能通过。”

    “这样一来,江南人口稠密的地方岂不是占据优势。西北等苦寒地方,岂不是被边缘化?”颜均提出自己的疑问。

    宋安然欣慰地点点头,“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所以我一直在犹豫该不该推行这个制度。但是朝廷制定的政策和制度必须有人监督。就像皇权必须有所限制一样。这个长老院有存在的必要。具体的章程,我们可以群策群力,继续完善。”

    “我听母亲的。这件事情我会拿到朝堂上讨论,希望能够讨论出一个合理的制度出来。母亲刚才说到限制皇权,儿子想请母亲仔细说说。”

    宋安然斟酌着说道:“我们都不能保证子孙后代如你这般聪明绝顶,意志力坚强。更没办法保证,子孙后代如你一般能够纳谏。未免百年后,子孙后代败光家业,输掉江山,我希望你能主动放下权利,限制皇权。限制皇权,最要紧的一点,就是皇帝不得干涉朝政。但是皇帝对朝政和朝臣有一票否决权。不过这个否决权也得有所限制,不能任性乱用。”

    颜均闻言,若有所思。

    颜均抬头看着宋安然,问道:“皇帝不干涉朝政,那皇帝该做什么?”

    “监督!”宋安然斩钉截铁地说道,“皇帝不干涉朝政,但是皇帝要监督朝政和朝臣,这才是一票否决权的真正含义。皇帝还要手握兵权。如此,方能保证皇室的安危,保证朝政不会被野心家左右。”

    颜均问道:“母亲说的监督,是不是类似锦衣卫这样的衙门?”

    宋安然点点头,说道:“可以这么说。不过我所说的监督和锦衣卫又有本质区别。皇帝成立衙门监督百官和朝政,但是这个衙门没有执法权,只负责监督。

    衙门将搜集到的材料交给你,由你这个皇帝决定要不要公开,要不要交给三法司。

    同理,身为皇帝的你也没有执法权。除了军队内部,从今以后皇帝不能再一言决人生死。任何事情都该这按照既定程序来办。

    当然,要是你这个皇帝私下里派人结果某人的性命,这也可以。不过这只能是特例,不能声张,也不可能成为律法。”

    颜均深想了片刻,然后问道:“母亲刚才只提朝臣和朝政,却不提军队和军权,这是为何?”

    宋安然笑道:“老大,你立国的根本是什么?是军队。军队强大,大汉朝才能纵横四海,霸气威武。商人才敢出海做生意,才会心甘情愿的缴税。军队强大,老百姓才会感到安全。

    这些年,军费一年年的涨,朝中反对声却不大,就因为大家都意识到强大的军队,会给百姓朝廷带来数不尽的财富和机会。会让大汉的百姓官员感到由衷的自豪和骄傲。

    如此强大的立国之本,当然要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当初成立军事长老院,成立军校,军政分家,朝廷不得干涉军队,军队同样不能干涉朝政,这一切都是为了军队的强大。

    大汉的军队,为皇帝而战,为百姓而战,为大汉江山而战。他不能成为野心家手中的工具,他只能是皇帝手中的利剑。阳哥儿,你可明白我这番话?”

    颜均表情严肃地点点头,“母亲的意思我明白。如果后世子孙不成器,那么军事长老院自然会凌驾于皇帝之上,不能让蠢货祸害大汉朝的军队。”

    宋安然含笑点头,“所以我之前只说内阁官员五年一任,任期两届。卸任后就不能再担任朝廷官职。却一直没提军事长老院。军事长老院需要那些打过无数仗的老家伙坐镇。

    军事不同于朝政,军事意味着生死,可不许小年轻们冲动行事。当然,对于进入军事长老院的人必须设立一个门槛。不能什么人都进入军事长老院。”

    “母亲的意思我懂。”颜均点点头。

    颜均是个聪明人,很多问题一点就透。宋安然给他画了一个大框架,之后的事情不需要宋安然操心,颜均自己就会完善这个框架,建立一个最合适的制度出来。

    颜均问道:“母亲之前说事情要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朝堂,那第二部分是什么?”

    宋安然笑了笑,斩钉截铁地说道:“第二部分就是立储。”

    颜均心头一跳,有些紧张地看着宋安然。

    宋安然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的担心。担心立了太子,太子却不得善终。那干脆就不立太子,只设定一个皇位继承顺位制。

    比如你有四个儿子,烨哥儿是嫡长子,那他自然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嫡次子炆哥儿就是第二顺位继承人,以此类推。

    你要白纸黑字立下规矩,皇帝的嫡长子,就是第一顺位,嫡次子就是第二顺位。

    至于庶子,当然只能排在嫡子的后面。如果先有庶子,再有嫡子,那么有了嫡子后,庶子继承权自动延后一位。此事需由你定下家训,任何人不得更改。

    另外还需立下规矩,私生子,婢生子不得入族谱。就算儿子死光了,这私生子同婢生子也没有继承权。

    并非母亲看不起私生子,婢生子。而是这些孩子的生母往往不堪入目。一旦让这些女人母凭子贵,其危害难以估量。

    另外,无论是皇帝还是皇子,只能有一妻两妾。其余女人统统没有名分,生下的孩子统统是私生子,入不了皇家族谱。如此一来,就能最大程度的避免皇权争夺。

    最后,为了防止继承人胡乱使用手中的权利,败坏皇室的名声,所以要制定一个剥夺继承权的制度。这个制度要怎么定,由你这个皇帝来定。”

    颜均听完,深思了片刻,然后笑了起来。

    颜均对宋安然说道:“母亲刚才的主意很好,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儿子回去后会仔细斟酌,时机合适的时候就会对外公布。”

    宋安然说道:“我刚才的提议只是一个粗浅的设定,肯定有许多不足的地方。你回去后,将人叫上,仔细斟酌。争取让这个制度经得起人心和岁月的锤炼。”

    “儿子谨记母亲的教诲。”

    宋安然想了想,又问道:“老大,你想不想知道烨哥儿的想法?”

    颜均面露讶异之色,“母亲,这样合适吗?”

    “没有什么不合适。你们父子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交心?母亲今儿就给你们制造一个交心的机会,你说怎么样?”

    颜均觉着挺好。他也想知道颜烨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可是他又担心会伤害颜烨的自尊心。

    宋安然笑了起来,“颜烨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他其实很坚强,只是生性低调而已。当年我亲自教导他,对他的脾气心性有所了解。”

    “既然母亲看好烨哥儿,那儿子就听母亲的。”

    宋安然示意颜均躲到屋里去,然后派人将颜烨请来。

    颜烨进入小院,没看到他老子,还有些奇怪。

    宋安然招手,“烨哥儿,到祖母这里来。祖母有些话想问你。”

    颜烨规规矩矩地坐在宋安然身边,“皇祖母有什么话要问,孙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宋安然抬手,揉揉颜烨的头。颜烨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还是将头低下,方便宋安然。

    宋安然轻声问道:“在海军服役,苦不苦?”

    颜烨顿时笑了起来,说道:“不辛苦。孙儿喜欢大海。这些年孙儿出海数次,见识海外风物,孙儿很满足。孙儿想起皇祖母曾经说的那句话,海外大有可为。

    孙儿这些年体会最深的就是,海外真的是个宝藏,的确大有可为。有时候孙儿都有想一直留在海外不回来了。不过孙儿知道自己身上担负着重担,所以孙儿必须回来。”

    宋安然含笑地看着颜烨。大孙子很好,很懂事,完全当得起青年才俊这个评价。

    宋安然问道:“烨哥儿,你想做皇帝吗?”

    颜烨表情一愣,不解地看着宋安然。

    宋安然继续问道:“如果你父皇不立你为太子,你会怎么做?”

    颜烨的表情有些沉重,想了想才说道:“如果父皇不立我为太子,肯定有他的理由。到时候我就出海,学姑姑那样占地盘建城邦,”

    宋安然赞许地说道:“有志气,像我一样有风骨。颜家儿郎没有孬种,我们不能守着祖宗家业混一辈子。”

    颜烨被夸奖,顿时泛红了脸颊,显得很不好意思。

    宋安然笑眯眯地看着颜烨,大孙子果然没让她失望。

    宋安然继续问道:“如果你父皇立你为太子,但是你的弟弟们都要和你抢,你要如何?”

    颜烨皱起眉头,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颜烨深想了一会,才说道:“我会揍他们,狠狠地揍他们。只有没出息的人,才会在自家人手里抢东西。真要有本事,就去西域,去海外,同敌人抢东西。”

    宋安然鼓掌,说得真好。

    宋安然揉揉颜烨的头,“烨哥儿你很棒,没有人能够掩盖你的出色。祖母现在可以告诉你,你父皇不会立你为太子,也不会立别人为太子。从今以后,我们大汉朝没有太子。”

    颜烨一脸疑惑不解。

    宋安然笑道:“不明白没关系。以后你就会明白我今日所说的话。”

    颜烨重重地点头,“我听皇祖母的。”

    这个时候,颜均突然从屋里走了出来。

    颜烨受惊,赶紧站了起来。颜烨紧张地看着颜均,心里头踹踹不安。

    宋安然冲颜烨鼓励的笑笑,让颜烨不要担心。

    颜烨神色自然了点,可是心里头依旧忐忑。

    颜均板着脸,对颜烨说道:“随我去书房。为父有些话想和你谈谈。”

    “儿子遵命。”

    颜烨跟在颜均的身后,亦步亦趋。宋安然替颜烨加油鼓劲,抓住机会,好好表现,让你老子知道你有多优秀。

    颜烨见祖母如此可爱,顿时笑了起来。他点点头,他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颜均和颜烨关在书房里谈话,这一谈就是两个时辰,连晚饭都错过了。

    萧辰很担心,坐立不安,生怕会出事。

    宋安然安慰萧辰,“他们父子难得有机会坐下来谈话,你该高兴才对。”

    萧辰紧张兮兮地说道:“母后,儿媳担心皇上,也担心烨哥儿。万一他们父子……”

    宋安然打断萧辰的话,说道:“没你想得那么严重。他们是父子,不是仇人。你不要用老眼光来看待他们父子的关系。你在担心什么,本宫都知道,本宫劝你,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也不要杞人忧天。他们父子能好好坐下来谈话,这是好事。很多事情都是因为沟通不畅造成的。将话说开,对大家都好。”

    萧辰想了想,躬身对宋安然说道:“母后教训的是,儿媳明白了。”

    “明白就好。”

    宋安然含笑点头,接着又说道:“孩子大了,该放手就要放手。这话我对老大说过,现在再对你说。希望你能体会我的苦心。”

    “多谢母后教诲,儿媳会谨记母后的话。”

    直到月上中天,颜均颜烨父子才从书房里出来。

    颜均板着脸,眼中却带着笑意。

    颜烨跟在颜均的身后,嘴角微翘,不过转眼又隐了笑意。从今以后,他身上的担子更重,他已经迫不及待。他要以大无畏的勇气迎接新的挑战。

    宋安然含笑地看着他们父子,很显然这场谈话是成功的。

    宋安然笑道:“晚饭早就准备好了,快去吃吧。今晚就住在进宫,正好一家团聚。”

    颜均心头高兴,他早就想住到行宫,今晚总算如愿。

    萧辰一脸如释重负,差点哭出来,还好忍住了。

    晚上休息的时候,颜宓揽着宋安然的腰,问道:“我听说你今天帮老大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宋安然得意地笑了笑,说道:“的确是个大问题。就是我以前同你提过的那些话。”

    颜宓亲亲宋安然的唇角,“有些老规矩是该改一改,免得将好好的父子感情弄没了,最后亲人变成仇人,皇帝就成了孤家寡人。”

    宋安然哼了一声,说道:“阳哥儿肯定不是孤家寡人。”

    颜宓大笑起来,“我没说阳哥儿。那小子是个人精,肯定不会将日子过得那么惨。”

    宋安然抿唇一笑,“阳哥儿都一大把年纪了,你还叫他小子,他肯定不乐意。”

    “不乐意也得忍着。他是我儿子,这辈子都是我儿子。”颜宓一副理所当然地态度。

    宋安然笑了起来,她伸手摸摸颜宓的鬓角,“你比我大,为什么你偷上没有白发,这不公平。”

    颜宓呆愣,这话题转变得太快,他有点跟不上节奏。

    颜宓一本正经地说道:“因为我还年轻,所以没有白头发。”

    宋安然白了颜宓一眼,都六七十岁的人了,还好意思说自己年轻,要脸吗?

    颜宓抱着宋安然,他就是不要脸,他就是年轻。

    颜宓对宋安然说道:“你也没白头发,我可以肯定。”

    “你骗我。我都成了老太婆,怎么可能没有白头发。”

    颜宓一脸严肃地说道:“你才不是老太婆。这世上可没有你这么好看的老太婆。你还这么年轻,说是颜均的妹妹,都有人相信。”

    明知颜宓是在胡说八道,宋安然还是觉着很受用。

    宋你然撩了撩耳边的碎发,“老了,没你说的那么好。”

    “在我眼里你最好。”颜宓深情款款,宋安然只觉肉麻兮兮,却又心生欢喜。

    其实颜宓并不是全说瞎话。宋安然保养得好,虽然已经五六十岁,可是看起来最多四十出头。而且身材保养得也很不错,和年轻时候相差不大。远远的看去,是有点像年轻小媳妇。

    宋安然戳了下颜宓的额头,“以后天天对我说甜言蜜语,最好能甜死我。”

    颜宓连连点头,“娘子放心,保证甜而不腻。”

    宋安然满意地笑了起来。

    宋安然靠在颜宓的怀里,轻声一叹,说道:“父亲去年致仕,一直寄情于山水。昨天安杰来看望我,他说父亲想回去祖籍汉阳。

    父亲一大把年纪,突然想回祖籍,我真担心他的身体。我想劝劝他,却也知道无论如何都劝不动。父亲老了,越来越思念家乡。他想回老家看看,我应该满足他的心愿。可是我又担心他的身体。”

    颜宓想了想,说道:“那就让霍延跟着一起回去。有霍延照顾老爷子,老爷子肯定能够平安回到祖籍。”

    宋安然看着颜宓,说道:“我担心父亲回去后就不想再回来。你说我该怎么办?”

    颜宓也有点愁。想了想,说道:“那就想个办法,让老爷子回京城。”

    “什么办法?”

    “待我仔细想想。”

    ……

    第二天,宋安然和颜宓一起前往宋家看望宋子期。

    宋子期的头发已经白了大半,不过精神很好,身板笔直。人虽然老了,可是心态不老。而且依旧那么帅,不失探花郎的风流潇洒。

    父女见面,不等宋安然开口,宋子期就率先说道:“老夫知道你们为何而来。老夫主意已定,五日后启程回祖籍老家。”

    顿了顿,宋子期又说道:“安然,老夫知道你担心老夫的身体。不过老夫不会逞强,该走就走,该停就停,该休息的时候肯定不会赶路。

    安然,为父的根在老家,为父已经几十年没回去过。如果今年不回去,为父担心将来再也没有机会回去。所以,这次为父一定要回去亲眼看一看。

    安然,你的根在京城,你和颜宓就好好的留在京城。陛下那里需要你的提点,朝廷也需要你从旁盯着。这个国家还很年轻,还有许多路要走。

    而为父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接下来该由你们守着这个家,这个国。为父看好你们,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宋安然有些心酸,“父亲既然已经决定了,女儿就不拦着父亲。不过父亲一定要将霍延带上。霍延和安芸会陪着父亲一起回老家,有他们在你身边,女儿才能放心。”

    宋子期微蹙眉头,“何必折腾他人。”

    宋安然任性地说道:“要是不让霍延安芸跟着,女儿就不让父亲出京。只要女儿一声令下,父亲就走不出京城。”

    宋子期哭笑不得地看着宋安然,“罢了,罢了,为父怕了你。就让霍延安芸两口子跟着。”

    宋安然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

    五日后,宋安然和颜宓亲自送宋子期出城。

    跟随在宋子期身边的,有上百个家丁护卫,还有小厮婆子,以及小周氏,霍延安芸。

    最让人意外的是,宋安乐也跟随在宋子期身边。

    宋安乐主动走上前,对宋安然笑了笑,笑得云淡风轻。过了这么多年,一切都已经放下。

    宋安乐对宋安然说道:“见过二妹妹。”

    宋安然也笑了起来,“要是姐姐称呼我为太后娘娘,我肯定会同姐姐翻脸。”

    宋安乐掩嘴一笑,“知道妹妹的脾气,所以没敢称呼太后娘娘。妹妹一定很好奇,我为何会跟着父亲回老家。妹妹对老家没有记忆,我却在老家生活过几年。如今年龄大了,就越发念旧。一听说父亲要回老家,我就心动了。所以我决定同父亲一起回老家。将来我或许会留在老家养老,京城的一切就拜托妹妹了。”

    宋安然含笑问道:“姐姐真的放下了一切?”

    宋安乐笑了笑,笑容很温柔,她对宋安然说道:“活了几十年,总算活明白了。京城的一切,我已经放下。至于孩子,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有自己的日子要过,不需要我来操心。”

    “恭喜姐姐。”

    “这一切都是托妹妹的福。谢谢妹妹当年不离不弃,谢谢妹妹多番照顾。能遇见妹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姐姐客气。”

    寒暄完毕,宋安乐坐上马车。马车启动,宋安乐透过车窗对宋安然挥手。宋安乐一直笑着,笑得那样的舒心。宋安然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记忆里的宋安乐也曾这样笑过。

    宋安然也跟着笑了起来。再见,父亲。再见,姐姐。我们都要好好的,开开心心地过完每一天。我在京城等你们回来!

    ------题外话------

    元宝开新文了,《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

    新书是都市豪门。元宝第一次写这种题材,构思了将近一年时间才敢动笔。

    新书上传,元宝和之前六次一样忐忑紧张。担心收藏不好,担心成绩不理想,担心自己写不好。总之各种担心。

    元宝知道有小伙伴不看现言,或是对元宝的新书没什么兴趣,不过元宝还是想厚颜求收藏。

    收藏对新书非常非常重要,收藏的多少决定了新书的前途,决定了收入,还决定了腾讯那边的推荐。

    元宝恳请小伙伴们收藏一下元宝的新书。每一个收藏,对元宝都至关重要。

    元宝拜谢!

    最后: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