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小说

第四百八十七章:她很确定,她很讨厌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推开查理,“我不想。”

    “怕我?”

    “激将法对我来根就没有任何用。”陈姗姗,“我对你没有兴趣。”

    “可是我对你有兴趣。”查理。

    完那一刻,突然就抱着陈姗姗的脸,吻了下去。

    陈姗姗一愣。

    身后的黑色保镖此刻正在拨打电话通风报信。

    老大过,这个人一出现就要通知的。

    刚电话接通,就看到面前这个男人和大嫂……

    他就,就老大会被戴绿帽子的。

    电话接通,他连忙道“快点去通知老大,大嫂被人侵犯了。”

    “好。”

    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黑色保镖完全是愣在当场,他到底是应该上前呢还是应该上前。

    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家大嫂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亲吻。

    吻得还有好一会儿。

    好一会儿。

    老大怎么都还没有来。

    他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

    各种纠结中。

    查理终于放开了陈姗姗。

    他邪恶的看着陈姗姗的唇瓣,“怎么样?”

    “没感觉。”陈姗姗,很直接很冷漠。

    查理脸色阴沉,“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很享受。”

    “那是你,我只是在忍受。”陈姗姗很冷漠,“如果你觉得够了的话请你放开我。”

    “陈姗姗。”

    “你过,亲了我之后我就会爱上你,显然没有,甚至觉得很恶心,你如果是话算话的人,现在就可以放开我了。”陈姗姗冷然的道。

    查理看着面前的女人。

    所以刚刚她的不反抗只是因为他下午的那句话。

    而她只是在用行动告诉她,她毫无兴趣。

    他咬牙,放开了陈姗姗。

    做人当然要守信用,而且用强的,他也带不走陈姗姗,在这种地方,明显不是他的主场,尽管他身边其实也有好几个人在暗中保护他。

    “谢谢。”陈姗姗欠身,然后越过他的身体。

    真的是半点留恋都没有。

    查理对着她的背影,大声道“a808房间,晚上我等你。”

    陈姗姗冷笑。

    这男人果然是自信得过了头。

    黑色保镖连忙跟着陈姗姗走向包房。

    怎么老大一直没有出现?!

    现在野男人都已经这么明目张胆了。

    他跟着陈姗姗的脚步,停留在门口。

    陈姗姗进去了包房。

    黑色西装忍不住问着他刚刚拨打电话的保镖,“你到底有没有通知韩少?”

    “我通知了。”

    “那他怎么没有来?”

    “韩少,他没空。”

    黑色保镖觉得那一刻他要吐血了。

    另外一个无奈的耸肩。

    完全搞不懂,老大的世界,也搞不懂老大心里在想什么。

    包房中。

    陈姗姗坐在了韩凑的旁边。

    韩凑一直在跟其他人应酬,喝了不少酒。

    陈姗姗很安分的坐着,等待他们的结束。

    今晚韩凑似乎喝得比平时要多一些,不过包房中的人也比之前要多些了,想来韩凑拉拢的人已经不少了。

    她等了好一会儿,才结束今晚的酒局。

    陈姗姗跟着韩凑离开。

    两个人坐着车子一起离开,车内似乎有些闷,也可能是韩凑有些酒劲上头。

    他扯了扯衬衣纽扣。

    车内依然很安静。

    陈姗姗都佩服他们的相处,一般人还真得做不到。

    车子一路到达酒店。

    两个人一起走向房间,推门而进的那一刻。

    黑色西装忍不住叫着韩凑,“韩少,我想和你句话。”

    韩凑皱了皱眉头。

    陈姗姗没在意,自己已经走进了房间。

    韩凑看着面前的保镖。

    保镖,“今晚陈姐被人强吻了,就是一直缠着陈姐的男人。”

    所以这就是半途中有人通知他陈姗姗被人侵犯了吗?

    “还约了今晚去那个男人的房间。”保镖,出来好像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改口,“是那个男人邀请的。”

    韩凑点头,“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有了。”

    但这还不够严重吗?

    老大要不要这么淡定。

    要被戴绿帽子了好吗?

    男人不都应该很介意的吗?如果谁敢给他戴绿帽子,他就杀他全家。

    好吧,老大的世界他不懂。

    他看着老大走进房间。

    房间中,陈姗姗直接去了浴室。

    她好像习惯性的洗澡。

    什么时候都会洗澡。

    韩凑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

    陈姗姗洗完澡出来。

    她上床,坐在床头,等着韩凑洗完澡然后上床,然后在睡觉,她甚至把润滑剂都拿了出来放在了床头。

    韩凑就这么看着她的举动,从出来之后一直有的举动。

    他突然起身靠近陈姗姗。

    陈姗姗蹙眉。

    韩凑今晚的酒味真的是有些浓烈。

    “不洗澡吗?”陈姗姗问。

    每次上床,他都会尊重的去洗澡。

    她对他也是如此。

    “想要出去吗?”韩凑问。

    “什么?”

    “不是约了今晚去另外一个男人的房间吗?”韩凑。

    陈姗姗蹙眉,她什么时候约了。

    “你可以去。”韩凑直白。

    陈姗姗眉头皱的更紧了。

    “记得做好安全措施,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但不应该存在的孩子,我不会收下留情。”韩凑,那一刻甚至带着威胁。

    陈姗姗有些莫名其妙。

    她仔细的在想韩凑的话。

    他的意思是,她可以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但是只能是和他生孩子。

    想明白了。

    她“你可以容忍我出轨?”

    “可以。”韩凑点头,丝毫没有犹豫,“前提是……”

    “不要怀上别人的孩子。”

    “嗯。”韩凑点头。

    陈姗姗笑了一下。

    心里嘀咕着,这人还挺大方的。

    “好,我知道了。”陈姗姗点头,“相对的,我是不是也应该放纵你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

    “我不会。”韩凑直白。

    “为什么?”

    “没兴趣。”韩凑补充,“提不起兴趣。”

    “也是。”陈姗姗想了想。

    “我去洗澡了,你随意。”韩凑。

    意思是可以随便她今晚去哪里?!

    她看着韩凑走进了浴室。

    那一刻就坐在床上有些若有所思。

    对于查理……

    她也提不起任何兴趣,她过她不是为了韩凑守身,只是单纯的就是对那个男人没有兴趣。

    自然,也不可能为了出轨而出轨。

    她还没有开放到这个地步。

    倒是韩凑让她觉得有些诧异。

    是真得诧异。

    她倒是见过女人的大度,比如她父亲的那些女人,那些忍受着她父亲见一个女人要一个,但哪个女人钥匙背着她父亲出轨,那女人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这就是男女的差距。

    她此刻时不时应该庆幸韩凑没有这种大男人主义。

    她默默地躺下睡觉。

    一会儿,韩凑从浴室里出来,看到了她那一刻还有些奇怪。

    陈姗姗直白,“查理不是我想要的男人。”

    她不是在为他守身如玉。

    只是没有兴趣。

    “嗯。”韩凑微微点了点头。

    当然也不可能强迫自己女人去出轨。

    他躺在床上,关上了灯。

    夜色迷茫。

    韩凑靠了过来。

    陈姗姗顺手拿起床头的润滑剂。

    韩凑“今晚算了。”

    陈姗姗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

    “好。”她放下手里的润滑剂,睡觉。

    韩凑又回到了自己的哪一边。

    他只是突然想到,陈姗姗会痛。

    做了那么多次,应该够了。

    彼此背对着睡觉。

    陈姗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晒三竿了。

    她伸了伸懒腰。

    韩凑自然就已经不在了。

    她去浴室洗漱,出来。

    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韩凑回到了房间,此刻房间中也准备好了早餐。

    她们一起默默地吃着。

    吃着吃着。

    韩凑突然开口,“那个男人死了。”

    “嗯?”陈姗姗一愣。

    “你的胶查理的那个男人。”

    “为什么?”陈姗姗有些激动。

    为什么就死了。

    她狠狠地看着韩凑。

    她讨厌死人,她讨厌打打杀杀!

    “没必要留着。”对于陈姗姗有些激动的情绪,韩凑显得很淡定。

    “如果昨晚上我和他发生了关系,他是不是也要死?”

    “是的,不管怎么样,都要死。”韩凑直白,“对于心怀不轨的人,留着就是后患。之所以留过昨晚今天早上才动手,来是给你们留了一晚上的时间。”

    “真是理解不了你们的血腥。”陈姗姗冷冷的道。

    她捉摸着,她如果昨晚去找了查理,可能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着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她越想越觉得阴森。

    越想越觉得恐惧。

    她直接放下了筷子,再也吃不下一口。

    韩凑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劝什么,自己吃剩下的。

    陈姗姗在落地窗前,心口一直在起伏。

    她以为之后金三角那个地方才会这么血腥,原来只要是她父亲的人,哪里都残忍无比。

    她转身,看着韩凑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

    她有些生气的走过去。

    韩凑抬头看了她一眼。

    “你昨晚我可以出轨。”

    “我过。”韩凑看着她,点头。

    “我突然很想问你,我如果真得和某个男人睡了,那个男人是不是也会和查理一样,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大约。”韩凑淡然。

    “所以你和我的父亲有什么区别,我昨天以为你和其他男人不一样,至少没有那些所谓的男尊女卑,至少因为我们之间没有感情所以可以放纵追求一些幸福,现在看来,你不过是因为你没办法杀我,只能如此而已。”

    韩凑对于陈姗姗的指控显得非常的淡定自若。

    他甚至很冷漠,“随便你怎么想。”

    “虚伪。”陈姗姗咒骂。

    韩凑依然很淡定。

    陈姗姗转身直接走出了房间。

    有一种,真得很厌恶的感觉。

    她之前对韩凑尽管没有好感但也绝对没有恶意。

    现在她很确定,她很讨厌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