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小说

第五百二十章:上庭(1)忘记提醒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艺瑶躺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太早,反而有些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脑海里面就一直浮现着以前的事情,以前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像放电影一样,一遍又一遍。

    她翻身。

    耳边似乎听到了开门声。

    她安静的听着,然后感觉到了从房间外走进来的脚步声,接着灯光打开。

    叶艺瑶眯了眯眼睛,看着林源回来了。

    他脱掉身上的西装,转头看了一眼叶艺瑶。

    看着叶艺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也没多说什么,就直接走进了浴室,放水洗澡。

    叶艺瑶听着淋浴的声音,她从床上起来,走了出去。

    林源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叶艺瑶不在了。

    他脸色微变,直接走向大床。

    刚靠在床头柜上。

    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汤香味。

    林源转头,看着叶艺瑶盛了一碗汤,小心翼翼的从门外走了进来,走向林源,递给他,笑着说道,“我说帮你煲汤,但你一直没有回来,就给你留了一碗,虽然有些晚了好像喝汤不太好,那你要不要喝点,尝尝。轩轩说今天的汤还算成功来着……”

    其实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有点自卖自夸。

    林源低头看了一眼面前的汤。

    没有排骨,虽然有排骨的香味。

    汤里面有一些煮碎了的西红柿,也因为西红柿的原因,汤变成了很有卖相的红色。

    他从叶艺瑶的手上把汤拿了过来,喝了一口。

    那一口。

    “咳咳!”林源涨得脸通红。

    叶艺瑶连忙说道,“我忘了提醒你很烫了,对不起对不起!”

    又急急忙忙的给林源拿了一张餐巾纸,递给林源。

    林源捂着嘴咳嗽了好一会儿。

    刚刚那一口滚烫的汤差点没有要了他的老命。

    他差点直接喷了出来,最后又咽了下去。

    他稳定了好一会儿。

    好一会儿,脸都还涨红无比。

    叶艺瑶在旁边看着他,就像做错了事儿的小孩一样,无措又自责的说道,“我帮你吹一下,还是……不喝了?”

    “不用了,你去睡吧。”林源说道。

    “那这个汤……”

    叶艺瑶就看着林源已经拿着汤走了出去。

    叶艺瑶有些气馁。

    以林源这种人的性格,会不会觉得她故意在用报复他啊。

    她躺在床上。

    有些难受。

    林源把汤端进了厨房。

    然后,自己吹了吹,又缓慢的喝了起来。

    味道真的不错。

    尽管今晚他吃了很多。

    在他父母家真的避免不了,他父母会不停的给他夹菜不停的让他多吃一点,但凡他少吃了一点他父母就会说是不是不符合胃口是不是身体不好,他只得硬着头皮吃完。

    而他现在才想到,那天答应了叶艺瑶回来喝她熬汤的。

    他看着面前的排骨汤,紧抿的嘴角有了一丝上扬的弧度。

    昨天回去的时候,他其实也没想过会留在他父母家过夜,他已经很少没有回去过夜了,却没想到昨天回去的时候,吴小欣就已经在家里面了。

    甚至和他父母聊得很好。

    吴小欣说昨天他父母就给她打了电话让她今天务必一定要来,她推脱不了他们的热情所以就来了。

    林源也没多说什么,倒是一直能够感觉到他父母对吴小歆的喜欢,是很喜欢,甚至当着吴小欣的面让他早点把吴小欣娶进门,他当着吴小欣的面也没好意思给他父母说他和吴小欣已经分手的事情,而且看得出来,吴小欣对他父母也很好,很殷勤。

    到了晚上,他父母不让他们回去,说这么久没回来,是不是不想他们了云云之类的,说很多何源拒绝不了的话,他就答应住了下来,吴小欣也在他父母爱的强迫下住下,不过是分开睡的。

    大晚上他母亲还敲开了他的门让他去吴小欣的房间,说他们都懂现在年轻人的生活。

    弄得他真的欲哭无泪。

    到了今天也非要留着他们吃了晚饭才走。

    回去的时候,他送的吴小欣。

    到达吴小欣的小区,吴小欣邀请他上楼他拒绝了,吴小欣就坐在他的轿车上,坐了很久,很认真的说,“林源,我能感觉到你父母对我的喜欢,而我也真的很喜欢他们,当然也是诚心的喜欢你。我知道你可能现在并不太喜欢我,但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有时候婚姻真的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就算你喜欢叶艺瑶,你觉得叔叔阿姨会同意你娶了叶艺瑶吗?而我真的觉得,我比叶艺瑶更适合你,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愿意和你结婚,林源。”

    吴小欣说的话,他不是不动容。

    他确实年龄也不算小了。

    这个年龄结婚生子真的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他这么多年也真的没有认真的喜欢过谁,除了曾经的叶艺瑶。

    所以,不代表一定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吴小欣说没错,她确实各方面都很适合他。

    最重要的是,他父母真的很喜欢。

    他抿唇。

    将喝完汤的碗筷放下,清洗。

    回到了卧室。

    卧室中叶艺瑶给他留着浅灯,自己在一边睡觉。

    和他的距离有些远。

    他掀开被子上床。

    没有再看书,直接关上了灯睡觉。

    房间中很安静。

    一直很安静。

    一觉醒来。

    叶艺瑶伸懒腰起床。

    她总是起的很早,因为要做早餐。

    她蹑手蹑脚的起来,然后走向厨房,忙碌。

    林源在叶艺瑶起床后就睁开了眼睛。

    尽管每天早上她动作都特别轻,但他还是会被她吵醒。

    其实……叶艺瑶很贤惠。

    他转身,让自己在床上又眠了一会儿。

    到闹钟响了,才慢条斯理的起床。

    一起床就看着饭厅中的早餐已经做好。

    叶艺瑶此刻在叫着叶艺轩起了床,叶艺轩穿上了正式的西装,似乎有些不舒服,叶艺瑶一直在帮他整理。

    “姐,我一定要这样吗?还要打领带吗?我觉得好奇怪。”叶艺轩有些不舒服的说道,“我穿成平时的那样不好吗?这样我很不习惯耶。”

    “去正式的地方当然要穿正式一点啊。”叶艺瑶说,那一刻也皱了皱眉头,“话说这领带怎么打的啊,怎么好像有点不对。”

    “是很不对啊,姐,我都快被你勒死了。”

    叶艺瑶松了松手。

    一直不觉得领带会很难系,之前看林源不都打得好好的吗?!

    她咬牙。

    一个用力。

    “啊!”叶艺轩发出杀猪般的叫声,“姐,你看不惯我你直接告诉我,不带这么报复的……”

    “我来吧。”林源突然走了过来。

    叶艺瑶连忙放手。

    林源修长的手指放在了叶艺轩的领带上。

    林源比叶艺轩稍微还要高一点点,他的手在他脖子前显得非常的熟练。

    一会儿就打了一个标准的领结。

    “谢谢林源哥。”叶艺轩连忙说道。

    “不客气。”林源点头,“吃早饭吧。”

    叶艺轩连忙跟上了林源的脚步,和林源一起坐在餐桌上,忍不住问道,“林源哥,你觉得我穿这个会不会看上去很傻,我就是去出庭而已,又不是去相亲。”

    “不会,你姐眼光挺好的,很帅。”林源说。

    叶艺轩长得是挺不错的。

    和叶艺瑶长得有些像。

    “真的吗?”叶艺轩听林源这么一说,一下就坦然了。

    他就怕看着奇怪。

    “嗯。”林源点头。

    叶艺瑶此刻也坐在了旁边吃早餐。

    有时候觉得林源不好和人相处,有时候又觉得,他好像也挺随和的。

    事实上,她就是不太懂这个男人而已,才会觉得他如此难以捉摸如此多变。

    吃过早餐之后。

    叶艺瑶就打算带着叶艺轩去打车。

    林源直接说道,“时间还早,我送你们去法庭。”

    “好像不太顺路。”叶艺瑶提醒。

    “我知道。”林源说。

    叶艺瑶不再多说了。

    说多了就会惹林源生气。

    三个人一起离开家门,林源开车去法庭。

    路上小宋就给他们打了电话,在法院门口等。

    他们到的时候,小宋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叶艺瑶连忙带着叶艺轩下车。

    林源也下了车。

    “小宋。”林源和她自若的打招呼。

    小宋看着林源,笑了笑,“你也过来了?不上班吗?”

    “不,送了他们就走。”林源笑道,显得很温和,“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小宋笑着。

    林源也不再多说。

    “不早了,那我们先进去准备一下。”

    “好。”叶艺瑶点头。

    点头跟上小宋的脚步。

    刚走了两步。

    叶艺瑶突然回头对着林源,“林源,我走了。”

    林源回到车上的脚步顿了顿。

    他看着叶艺瑶。

    看着叶艺瑶对他甜甜一笑,然后大步跟上了居小菜。

    叶艺瑶好像总是很在乎他,不管回来离开亦或者做任何事情,都会给他说一声。

    他回到轿车上,有些心情,五味杂陈。

    ……

    法庭内。

    小宋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去了自己的专用通道。

    没过多久,叶艺轩就被通知到了法庭。

    小宋已经在她的位置上了。

    现场观众席位上的人不多。

    法庭看上去很严肃。

    周楠楠那一刻也出现在了被告席上。

    周楠楠脸色苍白,这段时间过得真的很不好。

    周母在观众席上,显得有些紧张。

    就怕她一直教周楠楠说的那些话,周楠楠到最后全忘了。

    一切程序之后。

    开庭。

    小宋对着审判长恭敬,并说道,“我当事人现在要控诉被告周楠楠恶意霸占我当事人用来结婚的婚房。我当事人的姐姐为了当事人和被告结婚,一个人出钱首付某小区的一套100平米的房子,目前因为女方的原因导致婚姻不能如期举行,现我当事人要求收回房子赠与,而原告却因为房子中写有我当事人以及被告的名字不予归还,同时要求我当事人如果想要收回房子必须支付房子首付一半也就40万,我当事人现要求被告无条件归还婚房。”

    说着,小宋把自己整理的资料拿给了审判长,“我这里有当时购买房子的一些依据,以及当初购买此房的一些流水账号,可以非常明确的说明,房子是由我当事人的姐姐独自支付。”

    审判长拿到举证单,进行审查。

    “被告方律师有什么说的吗?”

    “是的审判长。”被告律师说道,“我承认当初原告确实是为了双方结婚才购买的此套房子。我也承认房子是由原告全权出资。但在此之前,我需要明确,之所以不能正常结婚是因为原告方的原因而不是我当事人。原告因为我当事人身体原因流产就拒绝了结婚。我当事人流产的记录以及受到的身体伤害等我这里有全部的证据。”

    被告律师将证据提供。

    接着又说道,“审判长,根据法律规定,一件事物的发展如果是因为主观原因而导致事情没有顺利达成,应该寻找主观造成的原因而给予法律的公平公正的判断,还请审判长及各位评审员酌情考虑,我当事人在流产又被悔婚的情况下,有理由要求对方对于赔偿,且有理由要求得当时购买的婚房进行合理的平均分配。”

    “我不是因为周楠楠流产才不和她结婚的!”叶艺轩很激动地说道。

    审判长皱了皱眉头。

    被告律师对着叶艺轩,一字一句甚至有些强势的说道,“周楠楠和你在一起的期间是不是怀孕了?”

    “是。但是……”

    “而你们是不是因为怀孕所以才选择现在结婚?”

    “是。不过不是因为……”

    “你们之所以不结婚了,是不是因为周楠楠没有了孩子?”律师咄咄逼人。

    叶艺轩急得汗水都出来,一直想要大发生反驳但这一刻好像就是找不到机会说出来。

    “所以审判长,显然叶艺轩是因为周楠楠流产才会导致即将举行的婚礼终止!”被告方律师说得清清楚楚,甚至斩钉截铁。

    叶艺轩气得爆炸。

    小宋反而不稳不急,她拉了拉叶艺轩,在缓解他此刻暴躁的情绪,而后自若的开口道,“被告方律师问完了吗?”

    “问完了。”

    “那我可以问问被告几个问题吗?”

    “当然。”

    小宋走向周楠楠,“你和叶艺轩谈恋爱几年了?”

    “4年多了。”

    “感情好吗?”小宋声音很温柔,却就是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中也能够显得很有魄力。

    “好。”

    “叶艺轩对你好吗?”

    “好。”

    “你们之所以结婚是因为孩子的原因吗?”小宋问。

    周楠楠咬唇,看着居小菜。

    小宋一笑,“没关系,你直说就好。”

    “是的。如果不是突然怀孕,可能没有这么快提上行程。”

    “你嫁给他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爱你,还是因为你怀了他的孩子?”

    “因为我爱他。”周楠楠很肯定的说道。

    周母在观众席上有些激动,那一刻还是忍了忍。

    “那我现在告诉我,孩子是意外流产,还是因为你故意或者她人故意行为?”

    周楠楠紧咬着嘴唇。

    被告律师看着周楠楠,那一刻在给她眼色不要乱说。

    “周小姐,法庭上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是实话,否则也会负法律责任的。”

    周楠楠依然紧咬着嘴唇。

    “那我换一个问题,你觉得你和叶艺轩之间之所以不能结婚,是因为叶艺轩不爱你吗?是因为叶艺轩嫌弃你的流产吗?”小宋轻声言语,那一刻就是在循序渐进。

    周楠楠低着头,有些话似乎有着难言之隐。

    她显得有些焦虑。

    审判长敲了一下法槌,说道,“请当事人回答原告方律师的问题。”

    周楠楠吓了一跳。

    随即。

    她咬牙说道,“不是,不是因为轩轩不爱我,也不是嫌弃我流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