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小说

第六百六十七章:对我而言不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觉得,但那是她自己的选择,与其让她那么恨你,倒不如,就随了她的心意。爸不是想要很多子嗣吗?我之前不答应你,现在我答应你,放了陈姗姗,我让安琪来代孕。”

    安琪此刻就跟在韩凑的身后。

    她真的真的觉得,韩少爷对陈小姐很好。

    是发自内心的好。

    韩少爷为了给陈小姐自由,宁愿陈老将怒气转移到他身上,而韩少爷那么排斥借腹生子的事情,却为了陈小姐,都答应了。

    而她好像,真的有些嫉妒。

    嫉妒这样的韩少爷,又似乎对陈小姐有些埋怨。

    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就不会好好的去珍惜。

    为什么就一定要走?!

    “你答应了让别人来生孩子?”陈老再次确定。

    “不只是安琪,只要你觉得可以,其他任何女人我都可以!”

    “韩凑。”陈老说,“你就不应该对陈姗姗这么好!”

    “不是对她好,而是,厌烦了她一直在我面前想要离开的模样,我想,爸也已经忍到了极限。”

    “确实。”陈老狠狠的说道,“这种女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出去之后,就知道现实的残忍和可怕了!”

    “是。”

    “放陈姗姗离开,我可以同意。”陈老答应了。

    韩凑点头。

    “两件事情,缺一不可。”

    “是。”

    “第一件事情。人是你放走了,我不会打断你的腿,但是,当着我那么多手下的面,挑战我的权威自然应该受到该有的惩罚,你做好心理准备。”

    “是。”

    “第二件事情。陈姗姗一走,等你身体稍微恢复,就马上做借腹生子的事情,第一次做三个,借由三个女人的身体,安琪算一个,其他两个女人我会让人去找。”

    “好。”

    “韩凑。”陈老说,“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千万不要在女人的事情上误了自己的前程,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权利重要。”

    “爸教训得是。”韩凑恭敬无比。

    “出去吧,明天一早,我不想在看到陈姗姗。”

    “是。”

    韩凑退出陈老的房间。

    安琪自然也跟着韩凑的身后。

    安琪终于忍不住,“韩少爷,你真的打算放陈小姐走了吗?以前你不是不同意吗?而且你还要帮陈小姐承受伤害,还要做你不愿意的事情,你要不好好和陈小姐沟通……”

    “不用了。”韩凑冷漠。

    如果沟通得了,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的脚步直接停留在了铁大门门口处。

    门口两个守卫不敢阻拦韩凑。

    韩凑推开门走了进去。

    安琪站在门口等他们。

    陈姗姗睡着。

    闭上眼睛,一直在睡。

    走近了就会发现,眼角一直在流泪,一直在流。

    听到声音,也不会睁开眼睛,依然安静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不吵不闹。

    “陈姗姗。”韩凑叫她。

    陈姗姗很平静,她说,“动手吧。”

    她能承受。

    韩凑眼眸微动。

    她想的是,她爸肯定让韩凑动手挑她脚筋了。

    她爸什么残忍的事情做不出来。

    她习惯了。

    “最后问你一次,是不是真的想走?”韩凑蹲下身体。

    陈姗姗那一刻睁开了眼睛。

    眼神中的恨意,真的毫不掩饰,她说,“别说风凉话了行吗?我知道我能力有限,斗不过你们。”

    韩凑冷然。

    “所以快点给我教训吧,让我自己我自己到底有多愚蠢。”

    韩凑本想。

    夫妻一场。

    有些忠告可能对她有帮助。

    显然。

    他说得越多,她可能越不会领情。

    他弯腰,一把将陈姗姗从地上抱起来。

    陈姗姗身体一紧。

    所以要换一个地方执行是吧?!

    不在这间冰冷的房子里面。

    她就窝在韩凑的怀抱里。

    恍惚还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的温暖,至少,比地板舒服一点。

    她被韩凑直接抱出了房间。

    门口处,安琪看着他们,准备跟上。

    韩凑直接丢下一句话,“别跟着。”

    声音冷酷冷漠。

    安琪不敢上前了。

    韩凑把陈姗姗抱出了别墅大厅。

    然后,抱着她坐上了她刚刚回来的那辆轿车上。

    陈姗姗不知道韩凑要做什么。

    亦或者,不是挑断脚筋,可能是直接杀人灭口。

    她看着金三角破晓的天空,她说,“以后别给卡卡说起我。”

    “嗯。”韩凑点头。

    没什么别的遗愿了。

    她不配做人母亲,当然,卡卡也不会看得起她。

    以后的卡卡,可能就会是第二个陈老。

    女人,不算什么。

    她默默的坐在小车上,看着小车一直往前一直往前。

    然后,停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

    陈姗姗看到了一辆飞机,就停靠在那里,专机前恭敬的站着几个人,似乎是在等待他们。

    车子挺稳了之后。

    韩凑直接打开了车门,他说,“可以自己下来吗?”

    “韩凑。”陈姗姗看着他。

    那一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不是要走吗?”韩凑说。

    陈姗姗真的不敢相信。

    “他们送你离开。”韩凑淡漠。

    陈姗姗咬唇。

    她不觉得韩凑会突然这么好心。

    她不觉得她被她父亲揍了一顿之后,韩凑就会心软。

    他是一个冷血的男人。

    “不走了?”韩凑问。

    陈姗姗忍着身体的痛。

    全身的剧痛,打开了车门。

    赤着双脚,下地。

    她走向飞机。

    她甚至那一刻脚步有些快。

    她怕韩凑反悔,她怕这是骗人的。

    韩凑就这么看着她的身影,那么急切的离开那么的想要离开有那么的恐慌。

    他眼神冷漠。

    其实有时候不想看到这种画面。

    因为希望成绝望的时候,打击会真的很惨烈。

    他看着陈姗姗头也不回的走了。

    是有多想离开这里。

    是对这里,有多没留恋。

    而她以为的路……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他回到小车上。

    吩咐开车离开。

    轿车就这么远远的开走了。

    陈姗姗坐在飞机上,透过机舱玻璃看到了那辆离开的黑色轿车。

    她连一句谢谢都没说。

    她看到那辆黑色轿车的时候,莫名,泪流满面。

    ……

    韩凑回到了别墅。

    那个时候,天色透亮。

    陈老不习惯白天睡觉,所以就算只睡了几个小时,还是起床坐在了沙发上。

    韩凑走进别墅。

    陈老问,“陈姗姗被你送走了?”

    “是。”

    “你知道我的脾气。”

    “知道。”

    “进去吧。”陈老冷漠。

    韩凑走进了陈姗姗刚刚离开的那个房间。

    其实不算陌生了。

    以前的时候也来过。

    那个时候是为了把肖北救走。

    这么多年。

    为了救另外一个女人,又来了这种地方。

    陈老让他的手下,用钢管,狠狠揍了他一顿。

    避开了所有要死人的要害,将他揍趴在了地上,而他那么大一个男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血肉模糊。

    他在这个房间里面被关了一天一夜。

    不准送吃的不准送喝的。

    一天一夜之后,他走了出来。

    陈老不允许任何人去搀扶他。

    他就拖着全身的伤,一步一步回房。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算是,还了陈姗姗了。

    他闭上眼睛,让自己睡觉。

    期间。

    有人进来帮他清理伤口。

    陈老自然不会让他就这么死了,所以会叫医生过来帮他处理。

    而为了让陈老真正的出气,那顿揍,真的不是演演戏而已。

    直接让他在床上养了半个月的伤,才能下地。

    他第一天。

    第一天,走出了房间,站在外阳台上,让阳光,洒落在了他的身体上。

    大概是久违的重见天日的感觉,所以那一刻他甚至有些迷恋的在天台上待了好一会儿。

    房门被人推开。

    韩凑没有转头。

    他知道是安琪进来了。

    安琪这段时间的对他无微不至。

    其实,有这么一个女人在身边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在很无聊的时候,还有个人愿意陪你聊天,愿意在你耳边说话……

    安琪看着韩凑站起来了,有些惊喜,“韩少爷,你可以下床了?”

    “嗯。”

    身体还会有些疼痛,但好多了。

    当时,韩凑从那个房间走出来之后,医生来做相关检查的时候,诊断出他身体好多地方的骨折,骨裂,半个月就可以勉强自己起来,真的需要好大的勇气还有惊人的忍耐力。

    “我本来也打算今天让你坐轮椅带你出门晒晒太阳的,窝在房间里面都半个月了,应该很难受吧。”

    “还好。”

    “那韩少爷要不要出门走走,我陪你在后花园逛逛,我看到卡卡好像也被陈老爷带着去后花园玩了,你也挺长时间没看到卡卡了吧,他长得可俊俏了,蓝眼睛和你一模一样,现在也习惯了吃奶粉,长得白白胖胖的,大家都很喜欢。”安琪说着,很欢快的说着。

    韩凑就这么淡淡的听着。

    他身边,好像是少了一个,这么阳光的人。

    他的一生太阴暗了。

    “走吧,后花园去看看。”韩凑答应了。

    他确实有点想卡卡了。

    “嗯,那我扶你去。”

    韩凑没有拒绝。

    这段时间,安琪对他照顾周到。

    他甚至有些习惯了,他在自己的身边!

    他缓慢的下楼,走向了后花园。

    后花园传来了嬉笑声,真的不会因为少了谁而有所改变。

    他走过去。

    陈老转头看了一眼韩凑,“能起来了?”

    “嗯。”

    “坐吧,我正好有点事情给你说。”陈老放下举起的卡卡。

    韩凑自然的从陈老手上将卡卡抱在怀抱里。

    卡卡看了一眼韩凑,那一刻突然不喜欢的哭闹着,似乎是不喜欢韩凑抱他。

    陈老笑了一下,“看来卡卡开始认人了。”

    说着,就一把将卡卡抱了过去。

    抱进怀抱之后,卡卡瞬间就不哭了,还冲着陈老甜甜的笑。

    陈老心情很好,逗着卡卡,“这么喜欢我啊,我的乖孙子。”

    卡卡笑得更灿烂了。

    韩凑就在旁边,安静的坐着,坐着看着自己儿子,天真无邪的样子。

    陈老爱不释手的抱了好一会儿。

    他将卡卡递给了月嫂。

    月嫂一直带着卡卡,自然,卡卡对月嫂也有依耐性。

    陈老说,“带着卡卡去那边晒太阳,其他人也跟着去,我对韩凑单独有事儿说。”

    “是。”

    所有人都恭敬的离开。

    剩下陈老和韩凑两个人。

    陈老说,“今天收到一个消息。”

    “嗯。”

    “陈姗姗被纪天凡带走了。”陈老说得很平静,没有半点起伏的情绪。

    韩凑看着他,“纪天凡?就是道上的凡爷?”

    “嗯。”陈老说,“这些年因为我的低调,倒是让他发展起来了,而且之前我和欧利之间的鹬蚌相争,有些便宜倒是让纪天凡给占了,现在还想要威胁我,让我让出北夏国那边的地盘,以陈姗姗作为交换条件。”

    韩凑没有说话。

    陈老转头看着韩凑,“你觉得我要受他威胁吗?”

    韩凑抿唇,并没有直接回答,“凡爷的势力现在确实有点大,得给点教训才行。否则以后,谁都能来挑衅您。”

    “自然!”陈老脸色残忍,带着血腥的味道。

    陈老在道上,虽说一直和颜悦色,但也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只要威胁到他,就没有谁能够活得下去!

    “爸有什么打算?”

    “陈姗姗死不死对我而言不重要,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以为离开了我之后她可以生活得很好?!这种没有自知的女人,最后什么样的结果那都是她咎由自取。”

    韩凑没有附和,但也没有反驳。

    “你身体恢复怎么样了?”陈老突然问道。

    “可以帮爸处理凡爷的事情。”

    “纪天凡必须得死,你帮我杀了他,随便帮他的地盘都给收了回来!这些年我确实老了,但也要让道上的人知道,我的低调不是因为我老,而是因为我不想和一般人计较,一旦计较,必要他天诛地灭!”

    “是。”

    “明天你去宁南区,纪天凡在那里等着我去谈判。要怎么做,你应该知道吧?!”

    “我会好好处理妥当的。”

    “提醒你一下,之前纪天凡的老婆死在过我的手上,他可能只是想要杀了我,我不去,他不会对你留活口。”

    “嗯。”韩凑点头。

    “别因为陈姗姗耽误了自己。”

    “我不会。”

    陈老点头。

    对韩凑,他还是信任的。

    而且陈姗姗,别说韩凑,任何人对她的举止都会心寒心冷。

    何况韩凑本身就是一个冷血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