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小说

第七百六十六章:我会给你最好的婚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div id="article-content-body">

    左家别墅。

    左小安完全是惊吓的看着龙子墨。

    这货突然吃炸药了吗?这么凶这么凶。

    龙子墨此刻也没有看左小安,冷冷的看着被他揍翻在地上的叶晟名。

    叶晟名忍着身体的疼痛。

    此刻,是不是应该装一下,然后得到左小安的同情,然后离间他们之间的感情。

    终究。

    他冷笑了一下,显然是在讽刺自己的卑鄙。

    “别靠近她。”耳边,传来龙子墨冷漠的声音,阴森而阴冷。

    叶晟名缓慢的从地上站起来。

    并没有回答。

    他眼眸看着左小安。

    左小安此刻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大概是没太想明白,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下一秒。

    左小安就被龙子墨直接拽着离开了。

    拽着,走进了她家的别墅。

    别墅大厅中。

    家里所有人都在。

    左旋经过整整一天好不容易调理好了情绪,看着他们手牵手一起回来正想招呼,就被某两个人直接无视的走了过去。

    心口又开始滴血了。

    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啊。

    左小安被龙子墨拽着上了2楼,回到她的房间。

    龙子墨脸色似乎真的不太好看。

    她就不明白了,刚刚揍人的是龙子墨,现在心情这么不爽的,到底应该是谁?!

    而她由始至终因为太惊讶,所以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此刻。

    她看着龙子墨,开口道,“怎么了?”

    龙子墨就这么看着她。

    “怎么了?”左小安再次问。

    龙子墨依然什么都不说。

    “你在吃醋吗?”左小安猜想。

    因为她坐在叶晟名的轿车上,所以在吃醋?!

    “没有。”龙子墨不承认。

    “就是吃醋了吧。”左小安肯定。

    “没有吃醋。”

    “没有吃醋你揍叶晟名做什么?”

    “我手痒。”

    “……”你手贱吧。左小安有些无语,那一刻嘴角还是上扬着笑了笑,“我和叶晟名没什么,你不用吃醋。”

    “我知道。”

    “知道还打人。人家叶晟名多冤。”左小安替叶晟名心疼。

    但对龙子墨也没有要吵架要冒火的地步。

    她很清楚,龙子墨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既然龙子墨出手打人,想来,肯定是因为一些事情,而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愿意相信他。

    “还喜欢我吗?”龙子墨问。

    “什么?”左小安惊讶,很奇怪龙子墨突然问这个问题。

    这货一向很自信的。

    总是一副,全天下他最帅的表情。

    事实上他确实很帅。

    “不喜欢我了?已经坚持2个月了,所以开始不喜欢了?”龙子墨说,表情看上去很严肃。

    左小安就这么木讷的看着龙子墨。

    他到底哪只眼睛看出来,她不喜欢他了?!

    她现在爱他爱得自己都怕。

    “就算不喜欢我,我也不可能放手的。左小安,你这辈子都注定是我的,我一个人的!”龙子墨霸道。

    这么霸道的语气。

    她怎么就这么喜欢?!

    她说,“我没有不喜欢你。”

    龙子墨看着她。

    “我没有不喜欢你,相反,我现在很喜欢你,喜欢到……难以形容的地步。我不知道以前我对我历任男朋友有没有这种感觉,但我很清楚,我现在全世界最爱你。”左小安表白。

    怎么都觉得龙子墨这两天有些奇怪,而既然他们在谈恋爱,既然她绝对好好的跟着他甚至有可能真的会发展成结婚的关系,她不想,一点偶不想彼此之间有矛盾,她很喜欢和龙子墨在一起时,就算偶尔斗斗嘴也依然很甜蜜很幸福。

    不像今天这样,好像总觉得龙子墨怪怪的。

    “全世界最爱我吗?”龙子墨问。

    问的那一刻,明显忍不住,嘴唇上扬了。

    这个容易满足的男人。

    她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踮脚,主动亲吻了一下他的唇瓣。

    蜻蜓点水。

    只是在告诉他,她说的是真的。

    而她有点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她看着他俊美的脸颊,“怎么突然会说我不喜欢你的话?是因为我和叶晟名一起吗?我和他一起,只是因为我有事情找他,不是你想的那样水性杨花。”

    “我没有觉得你水性杨花。”

    “那你还吃醋。”

    “都说不是吃醋。”龙子墨死不承认。

    左小安也不逼迫,笑了笑解释道,“我去看心理医生了。”

    “我知道。”龙子墨眼眸垂暗。

    “你知道?”

    “我下午给你打电话,是叶晟名接的。”

    “他说什么了?”左小安诧异。

    叶晟名没有给她说过龙子墨打电话给她的事情。

    是忘了吗?

    “没说什么。”

    “一定说了什么。”左小安笃定。

    这么不诚实的龙子墨,肯定听到的不是一些好话。

    “我不在乎。”

    “龙子墨。”左小安稍微有些生气。

    龙子墨就这么投降了,他说,“叶晟名告诉我,你开始不喜欢我了,所以想要通过心理医生来挽留这段感情,而我……不相信。”

    是不相信?

    还是害怕?!

    所以把情绪都给发泄在了叶晟名身上。

    而她真的没想到,叶晟名会这么对龙子墨说。

    也不是很生气。

    因为,不是很重要的人,也不会特别需要生气。

    她说,“龙子墨,我说的话你会相信吗?”

    龙子墨看着她。

    “如果你相信的话,就听我说的。我看心理医生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是因为太喜欢你,喜欢到很怕突然就失去很怕像我交往的历任男朋友一样,说没有感情就没了感情,我真的很恐慌,所以想要咨询心理医生,想要,很想要继续这么爱你,爱你一辈子也好。”左小安看着龙子墨,那一刻真的把自己内心的话都说了出来,“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所以就有多恐慌的害怕不爱你。

    这心情,让她有些煎熬,才会想要寻找心理医生开导。

    “我知道。”龙子墨说,“我知道你有多爱我,就像,我有多爱你一样……”

    左小安心口波动。

    脸蛋有些红。

    他们之间,这么肉麻,这么肉麻的话,怎么说出口的。

    而她却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

    只会,心跳加速。

    只会心跳不停的为这个男人不停的波动。

    “而我不需要你看心理医生左小安。”龙子墨压低头,他近距离的看着左小安,,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不需要看任何心理医生,你会爱我一辈子的。”

    还是这么自信。

    左小安嘴角一笑。

    其实,她也不会再看心理医生了。

    因为每次去和心理医生聊天对话中,说的最多的就是,她对龙子墨的感情,她那么那么想他。

    那么那么喜欢他。

    然后……

    突然激动过猛,眼前一黑。

    玛德。

    她兴奋得晕了过去。

    晕了过去。

    真的是奇耻大辱。

    而她晕过去那一刻,她恍惚看到了那么那么喜欢他。惊慌失措的模样。

    但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左小安有些懵逼。

    这是哪里?!

    她处于有些迷糊的状态。

    脑袋还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龙子墨呢?!

    “安安。你醒了?”耳边传来龙子墨熟悉的嗓音。

    左小安转头,眼眸看着他,“子墨,我怎么在这里?”

    怎么突然间她就晕了过去。

    真的很丢人。

    “医生说你发烧39度8了,不过现在已经降了下来,我真不应该在你生病的时候还对你……”事实上他不是没有发现左小安生病了,但当时欲望上头,就是很想很想……

    结果。

    “原来是发烧啊。”左小安喃喃道。

    她还以为她兴奋过度。

    话说她怎么会发烧呢?

    对了。

    一定是昨晚上为了降火洗了冷水澡才会如此。

    “现在有哪里不舒服吗?”龙子墨问。

    “有。”左小安说。

    “哪里,我马上去叫医生。”

    “这里不舒服。”左小安指了指自己心口。

    龙子墨一怔,“怎么了,疼吗?”

    “不是疼,是不开心。”

    “嗯?”龙子墨没明白。

    “如果我没有晕倒,我们不应该在秀恩爱吗?”左小安说。

    龙子墨笑。

    笑得有些脸红。

    他低头在左小安耳边,“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现在就想。”左小安很严肃。

    “我还在呢!”病房中,突然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

    左小安差点没有直接又被吓晕过去。

    我去。

    房间中怎么她爸在。

    她睁开眼睛就只看到龙子墨也没有转眼看其他,她都不知道,她爸一直坐在病房中的沙发上,瞪着眼睛一脸不爽的看着他们卿卿我我。

    真是差点没有把他气死。

    “爸,你怎么能听被人的悄悄话呢。”

    “我也不想听。”左旋从沙发上起来,左右看了一下左小安,“看来你是没事儿了。”

    左小安嘟嘴。

    想到刚刚对龙子墨说的都被她爸听到了……

    她也会无地自容的啊。

    讨厌。

    她脸蛋绯红。

    左旋也没想过给她女儿台阶下。

    谁让她这么想要献身。

    想想心都痛。

    他转身,“我去叫医生过来,如果没事儿了就可以回家了。”

    “哦。”

    左旋离开。

    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他们,“子墨。”

    “爸。”龙子墨叫爸那个顺口。

    左旋每听一次,心口就会痛一下。

    这就是养闺女的感受。

    “答应我的事情别忘了。”

    “是。”龙子墨很听话的样子。

    左旋离开了病房。

    左小安很奇怪,她连忙问道,“你答应我爸什么了?”

    怎么都觉得她爸有些,老奸巨猾的样子。

    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儿。

    “婚前不能有其他行为。”龙子墨说。

    “什么?!”

    左小安激动得都差点从床上蹦起来了。

    龙子墨倾看着她,“你这么激动吗?”

    “为什么要答应他那老头子。”

    “他是咱爸啊。”龙子墨一脸真诚。

    “呜。”左小安想哭。

    好不容易她想要挣脱她爸的束缚,现在龙子墨又上了她爸的圈套了。

    那老头子是一天闲得慌吗?

    龙子墨说,“乖啊,我们早点结婚就好了。”

    “你说明天吗?”左小安问。

    “这么心急?”龙子墨笑。

    就是啊。

    她突然很想看到他爸吃瘪的样子。

    “就是心急。”

    “不急。”龙子墨在她耳边低笑。

    “你现在又不想和我结婚了吗?”左小安受伤。

    “傻瓜。”龙子墨抚摸着她的脸颊,“我只是想要给你最好的。”

    “嗯?”

    “婚礼……还有婚姻。”

    左小安心口又开始狂跳不止了。

    面对这么帅的男人面对这么动听的情话,任何女人都抵抗不了。

    她果然爱惨了龙子墨了。

    不管以前怎么样,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

    她只知道,她现在,很爱很爱。

    而她没想到的是。

    龙子墨说要给他最好的婚礼还有婚姻,真是两年后的事情。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忍耐过来的。

    也不知道龙子墨是怎么忍耐过来的。

    总之。

    两个人就真的谈了两年恋爱,依然如胶似漆,依然方圆十里都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幸福。

    两年后他们毕业了。

    在这期间,他们享受了恋爱所有的甜蜜,而终于。

    他们的婚礼提上了行程。

    与其说左小安等结婚这一天等很久了。

    她都不明白,很多时候她都按奈不住的时候,龙子墨是怎么忍耐下来的,怎么逼迫着自己忍下来的。

    而越是这般。

    她越是心痒难耐。

    所以,毕业后,左小安毫不犹豫甚至主动的要求跟着龙子墨去阿尔戈。

    谈大婚的事情!

    她必须马上嫁给龙子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