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小说

第七百八十六章:不是不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div id="article-content-body">

    蜻蜓点水。

    龙子佑不过就是让韩瑾恶心一下就是。

    韩瑾大约也是在控制。

    小麒此刻也在控制。

    控制他如此恶劣想要杀了他的情绪。

    最终……

    小麒终于反抗了。

    他蛮力直接拉来了韩瑾。

    韩瑾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拉扯着,往后退了两步。

    与此同时。

    小麒用尽手臂的力气从轮椅上跳起来,直接扑在了龙子佑的身上。

    龙子佑身体一个不稳,重重的被小麒压在了地上。

    一个拳头,直接冲着他的脸,打了下去。

    仿若记忆中,两次和小麒见面,两次都被他揍,这是第三次,依然被他揍了下去。

    龙子佑忍受着脸部的疼痛,身手敏捷的挡住了小麒的下一个攻击。

    他桎梏着小麒的手,“我不想欺负一个残疾人。”

    小麒青筋暴露,“就算残疾了我也能杀了你!”

    “小麒,我真的不想再浪费时间在你和韩瑾的身上,今晚要么你带着韩瑾去完成你的洞房花烛夜,要么,我让韩瑾彻底的忘记你,用最肮脏的方式!”

    “够了龙子佑!”小麒说,“我发誓我不会让龙瑾再接近你一步!”

    龙子佑冷笑了一下,“最好如此。”

    小麒挥动着手,让龙子佑放开他的桎梏。

    龙子佑松手了。

    小麒勉强让自己从地上坐起来。

    坐起来,试图撑着起来。

    韩瑾弯腰。

    弯腰扶着小麒。

    小麒抬头看着韩瑾。

    韩瑾低垂着眼眸,很认真的扶着他,没有回视他的视线。

    小麒坐回到轮椅上。

    龙子佑也从地上起来,擦拭着自己的唇角。

    小麒对他下手,还真的没有留过情面。

    他随便擦了擦,眼眸顿了一下。

    就是余光,余光看到小麒,突然紧抓着韩瑾的手。

    韩瑾身体顿了一下。

    龙子佑看着。

    看着,很漠然的态度。

    “奶酪,跟我走。”小麒拉着她的手。

    另外一只手滑动着轮椅。

    韩瑾似乎是抬头看了一眼龙子佑。

    龙子佑嘴角一笑。

    那个笑容就是在说,大功告成。

    韩瑾回眸,回眸,跟着小麒离开了他的房间。

    房门被关了过来。

    龙子佑目送着她们离开。

    他想,小麒应该不敢随便放韩瑾离开了吧,指不定还会遇到下一个像他一样的渣男!

    而唯一可以桎梏韩瑾的方式就是,和韩瑾结婚。

    他算不算做了一桩好事儿。

    会积德吧。

    他想着。

    房间中突然听到了一道女性嗓音,“龙子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龙子佑回神。

    真的都忘了,房间中还有一个等着他的女人。

    但怎么办,现在好像提不起精神。

    兄弟也不是很给力。

    他走过去,“宝贝,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龙子佑!”这种时候,女人怎么都会生气,很生气!

    “乖啦,你也看到了经过刚刚那一出谁还有兴趣继续。”

    “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给你点补偿吧。”龙子佑说,“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除了杀人放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

    “龙子佑,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恶劣!”露恩抱着被子,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我知道。”龙子佑笑。

    露恩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龙子佑说知道,分明半点歉意都没有。

    她也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女人,也不是随便被人糟蹋的,露恩生气的从床上起来,把衣服又重新穿上了。

    气呼呼的直接往房门外走。

    龙子佑说,“别忘了对我讨礼物,否则我会内疚的。”

    露恩直接打开了房门。

    打开房门那一刻,脚步似乎是顿了一下,而后就气冲冲的走了。

    龙子佑看着露恩的背影。

    出门怎么能够不给他带上房门?!

    他走过去。

    走过去。

    眼眸一顿。

    门口处,韩瑾靠在墙壁上,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龙子佑蹙眉。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小麒还是,不妥协?

    “龙子佑。”韩瑾反而很淡定,看上去好像并没有因为小麒的拒绝而崩溃,她说,“明天你要离开金三角了是吧?”

    “嗯。”龙子佑说,“你和小麒结果如何,我也只会做到这个地步了。”

    “趁你离开之前,一起喝点酒吧。”韩瑾说。

    “我不喝酒。”

    “陪我喝可以吗?”

    龙子佑是拒绝的。

    他又不是受虐狂,他凭什么要陪别人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

    “就今晚,以后我们都会分道扬镳了。”韩瑾带着乞求的眼神。

    承认吧,没办法拒绝。

    就算这大半个月相处得时间挺长,就算现在的韩瑾基本少了以前的所有棱棱角角,但还是忘记不了以前趾高气昂的韩瑾。

    现在这么低声下气这般委曲求全。

    值得吗?!

    他点头。

    跟上了韩瑾的脚步。

    韩瑾带他回到了她的房间,他们家别墅每间房都有一个特别奢华的外阳台,此刻外阳台山的餐桌上,已经放了好多酒,还摆放了很多下酒菜,看了看,都是有辣椒的,果然他来陪韩瑾喝酒就是在,自虐。

    他只能从头到尾的看她吃看她喝。

    果然就是如此。

    韩瑾倒酒喝酒,韩瑾剥虾吃虾。

    龙子佑全程这么坐着。

    坐着。

    好久。

    韩瑾才开口说,“我彻底放弃小麒了。”

    龙子佑看了她一眼,看着她红润的眼眶,转头看着外阳台外,“刚刚还是被他拒绝了?”

    “不是。”韩瑾说,“小麒妥协了。”

    龙子佑回头诧异。

    “但是,当我被他拉着走进原本为他和他妻子准备的婚房时,我看到他妻子笑脸盈盈的等他的时候,我放弃了。”

    “内疚吗?”

    “不是内疚。”韩瑾说,“我心没这么好,我只是不想为难了小麒,我这样强迫性的和他在一起,他不会高兴,他就算和我重新开始,也会怀揣着对我的内疚而一直这么压抑着,我们不会像以前那样感受到幸福,只会互相对彼此,小心翼翼。”

    龙子佑依然看着更远的暗黑色天空,说,“不就是一个残疾嘛,小麒就是太骄傲了。”

    一个残疾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现在社会,以现在的实力,残疾了还真的对他生活没有太多的影响,小麒瘸了两条腿,家里还是可以给他上百条腿用!

    “不是残疾,是下身不遂。”韩瑾说,“不为人道。”

    龙子佑震惊,他转头看着韩瑾。

    韩瑾说,喃喃的说,“两年前,道上有笔交易,是在极度寒冷的地方,当时小麒带着人去做交易,山体突然雪崩了,小麒被埋在雪地里两天两夜,救出来的时候,下体被冻伤了,医生说,很难恢复,找了很多医生,包括我妈之前看过的那些专家,都说……很难。”

    龙子佑默默地听着。

    韩瑾说着,喝着酒说着,“所以,小麒不想委屈了我。在得知自己不能恢复了的消息之后,就推开我,那段时间其实我做过很多激烈的事情,我做了你最看不起的自杀,我用自杀威胁小麒,我从手术台上被抢救下来的时候,小麒从轮椅上滚下来,然后跪着求我好好活下去。”

    韩瑾眼泪疯了一般的往下掉,而她自己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一般,就一直在哭。

    她说,“我想我应该永远都忘记不了那一幕。可是到现在我却还是在逼他,逼他不要结婚不要离开我,不要娶另外的女人。”

    龙子佑不能喝酒不能吃辣,那一刻只能拿出烟来抽,狠狠地抽着。

    “我不想小麒离开我不想,我很爱他,从9岁那年小麒到我们家开始,我的生命里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也再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所以就算小麒怎么样了也好,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都想陪着他,我单纯的只是想要和他过一辈子,从来没有理解过,他内心的难受,他无法给我幸福他的痛苦。”

    “三个月前我离开金三角到阿尔戈,我故意的。在没办法从龙麒身上得到答案,在小麒突然带回来一个女人说会娶她的时候,我离开了金三角,我知道小麒娶这个女人只是为了断了我的所有想象,只是想要让我重新开始。由始至终我都没想过重新开始,所以找你来刺激他,我以为或许,小麒会心软,而他真的心软的时候,我却不想再为难他。”

    “不是不爱。”韩瑾一字一句。

    她倒酒,喝酒。

    停顿着。

    她说,“因为太爱了,所以想要给他他想要的。而他这辈子最想要的就是,我能够幸福,能够没有他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韩瑾咬着唇瓣。

    很难说下去。

    很难继续说下去。

    但她还是说了出来,“现在开始,我决定成全他!”

    龙子佑就这么听着。

    听着别人的爱情故事。

    这段感情好像谁都没有错,却就是无法圆满。

    他没办法安慰,只能这么陪着她。

    他抽了很多烟。

    感受着她的悲伤难过和无可奈何。

    她喝了很多酒。

    咽下了自己所有的情感,痛苦,委屈,崩溃,妥协。

    那晚上,韩瑾说了很多。

    醉了。

    说了很多她曾经和小麒的过去,曾经小麒对她无微不至对她的关爱对她的宠溺对她的很多很多,曾经她那么爱小麒那么爱爱到最后的绝望。

    她扑在他的怀抱里,取暖。

    她抓着他的衣服,埋在他的胸口上,一遍又一遍的叫小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