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小说

第二百二十六章:逢场作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果然,男人都是很现实的动物,向着谁的时候做任何事情都是对的。

    肖北笑了笑说道:“如果董事长您觉得这样做是最好的,我当然是支持您了,但是我也不得不提醒您,冷秋颜对您也是铁了心的,这么小小的年纪就甘愿无名无份的跟着您,您如果就这么让她走我觉得也不是一件难事儿,董事长可不要后悔。”

    “这有什么好后悔的!”凌云洛笑了笑,“反正也是逢场作戏的事情,哎,说到底你还是不太懂男人。”

    肖北当然不懂。

    如果懂得话,当初也不会傻兮兮的嫁给了凌修司,然后又傻兮兮得为凌家做牛做马!

    然而现在的她就是很鄙视。

    她笑道:“那么既然如此的话,董事长决定就好!”

    凌云洛心里也有了答案。

    “对了。”肖北突然想到了什么,“这段时间董事长和冷秋颜同房了吗?”

    “怎么了?”

    “我建议董事长在她这个月来例假后再让她离开,万一怀孕了,省得后面麻烦。”肖北提议。

    凌云洛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他点头:“那也是,不过像我这个年纪,哪有那么容易好让人怀孕,上次也真得是跟中了彩票一样!”

    肖北一笑:“但是也不差这几天,说到底也是为了一份安心罢了。”

    凌云洛点头。

    是越发的觉得肖北考虑得周到。

    “没什么事情我先出去了。”

    “到时候冷秋颜离开,你帮我劝着点她,别让她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放心吧,董事长。”肖北点头。

    随后就离开了凌云洛的办公室。

    在走出关上门的那一刻,肖北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她快速的回到自己办公室,拿起电话:“你赶紧来我的办公室一下。”

    冷秋颜也从肖北的语气中意识到了不好的事情,放下手机连忙就走进了肖北的办公室里。

    肖北还没等冷秋颜坐下,就连忙问道:“你例假有多久来了?”

    “还有十来天吧。”

    “这是我能够给你争取到你能够留在凌云洛身后的最后时限。”肖北直白,她也懒得拐弯抹角了。

    冷秋颜心惊。

    “凌云洛确实有了让你离开的打算,甚至就是这几天的事情,我为你争取到了这次例假之后,理由是万一你怀孕了后面麻烦,凌云洛应该是听取了建议,也就是意味着只有十天的时间,我们要把沈月鹅彻底赶出去。”

    冷秋颜有些愤怒:“凌云洛真是太现实了,而且沈月鹅需要这么迫切得把我赶出去吗?”

    “他就是这样的人,新鲜的时候觉得你什么都好,但凡觉得你没意思了,那么你就什么都不是了。”肖北直白,“男人都是一样的,所以你不需要这么生气。”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肖北点头,“做事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冷秋颜离开肖北的办公室,内心其实是狂躁。

    她真得没有想到,凌云洛居然真得会这么对她。

    就算这几天冷漠了些,但是床上还是会各种,对她也是各种喜欢,一穿上衣服,就什么都不是了。

    她咬牙。

    绝对不可以让自己这么灰头土脸的离开凌家。

    她拿起手机拨打。

    电话那头很快就被接通了:“找到合适的了吗?”

    “我现在给你听几段录音。”

    “好的,你立马发给我。”

    “好。”

    冷秋颜拿着手机的手停了停。

    然后把录音发给了肖北。

    肖北坐在办公室里面,点开其中一段录音听了一会儿,随后拨通冷秋颜的电话:“你把我们需要的内容让对方再说一遍。”

    “好的。”

    冷秋颜立马有联系了对方。

    不一会儿,传来了录音。

    “嗯,就用这个了。”肖北点了点头,“以后每天凌晨两点左右给沈月娥打电话,就用这个声音,而且手机卡必须要网络虚号。”

    “好。”

    肖北挂断电话,嘴角一阵冷笑。

    她就不相信沈月娥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不会心虚,老天还会这么继续纵容她下去。

    对于沈月娥确实找不到可以突破她的地方,她也只能是寄希望于她还能有那么一点点良知。

    所以她让冷秋颜找了几段和左夕声音相似的录音,然后装神弄鬼的吓唬沈月娥。

    这么想着些事情,她埋头,努力让自己回到工作之中。

    一直到下班时间。

    她看了看时间。

    伸了伸懒腰。

    每次工作的事情一多,就会忙得彻底忘记时间。

    她收拾好东西。

    发现现在已经是七点了。

    她有些累的打开办公室的门,却发现门口的龙天一。

    发现他正翘着二郎腿坐在秘书室外面的候坐上,坐在那里低着头正在看财经杂志,他这个样子看上去显得非常高贵。

    肖北转眸看着自己的秘书。

    秘书也注意到了肖北在看自己,连忙说道:“对不起,肖经理,我打算进来通知的,但是龙少爷非不让进来打扰你工作。”

    肖北点了点头:“没关系,这么晚了你下班吧。”

    “好。”

    “路上小心。”

    肖北走向龙天一。

    龙天一放下自己的二郎腿,优雅的从位置上站起来,就这么挺拔的站在肖北的面前,认真得看着她的眼睛。

    “你是在等我吗?”

    “嗯。”

    “我接你回去。”

    “可是这里需要门禁卡的,你没有门禁卡是怎么进来的?”肖北诧异得看着龙天一。

    但是又觉得自己问得这个问题真的很傻很笨,在这个世界上哪有龙天一做不到的事情。

    只要他想做到,他就会想尽任何办法,不管什么方法。

    “走吧。”龙天一主动牵住肖北的手。

    手心间,还是熟悉的温暖。

    其实这几天在家里两个人也都装作和平时一样相处,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样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睡在同一张床上,当然他们之间没有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毕竟无论怎么样,他们之间还是有疙瘩。

    就算他们可以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是心里的那个刺还是有的。

    但是她一直以为他们会继续用这种相敬如宾的方式相处下去。

    然而事实很明显。

    今天龙天一很主动。

    肖北跟着龙天一一起坐上了车子。

    车子开在宽广的大街上。

    肖北扭过头,看着龙天一:“你的伤怎么样了?”

    “好多了。”

    “嗯。”

    其实这些淤青对龙天一来说都是小伤,而且也很容易好。

    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龙天一开口说道:“今天晚上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没有。”

    “我跟杏儿打过招呼了,今天晚上不回去吃饭了。”

    “哦。”肖北说,“没有特别想要吃的,随便去哪里吃都可以。”

    她也没有期待。

    龙天一似乎是点了点头。

    车子就这么安静得行驶在马路上,然后停靠在了一个比较繁华但是较为嘈杂的路边。

    肖北有些诧异。

    看着眼前的小龙虾馆。

    她记得这里是上次带龙天一一起来吃过的地方。

    肖北突然转过头看着他:“怎么不去你的基地。”

    龙天一没有回答。

    肖北下了车。

    然后跟着他一起走进了小龙虾馆。

    龙天一很自若的坐在了一间小包厢里面,然后开始点餐。

    肖北听着他点的菜,忍不住开口组织:“其实你不需要这么讲究我的口味。”

    “并不是。”龙天一说。

    肖北看着龙天一。

    他说:“其实我也是想要尝试一下。”

    “但是有些你不是不吃的吗?”

    “可是多吃几次我就会习惯了。”龙天一说。

    肖北有些无语。

    其实有些东西天生不爱吃的,跟多吃几次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然后。

    一张完全不大的桌子上就已经堆满了菜,小龙虾就有三大份,每一份就有三斤重,然而除了小龙虾之外还有很多的江湖菜,基本上都是有辣椒的。

    她看着龙天一夹了一块辣子鸡放入了他的嘴巴里。

    辣子鸡很辣的好不好。

    虽然以前和他一起出来吃的次数很多,但是看他吃辣的次数并不是特别多。

    可是某人却吃得这么面不改色心不跳。

    吃完辣子鸡之后,还吃了酸菜鱼,吃了红烧兔肉,又吃了爆炒小龙虾等等。

    吃着吃着。

    发现龙天一的脸开始渐渐红了起来,甚至还长出了一颗颗的红色小疙瘩。

    “够了,别再吃了。”肖北伸出手抓住龙天一的手,“我去给你买过敏药。”

    “我还好。”龙天一笑了笑。

    “你这叫还好吗?脸上都开始长出来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会这样,明明吃不了干嘛还好吃,为什么不说出来。”肖北的声音明显比刚才大了很多。

    “那是因为以前我吃的少啊?”龙天一抬起头看着肖北,“但是我现在才发现觉得这么好吃,大不了等下我吃点过敏药就好了。”

    “龙天一!”肖北说,“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迁就我,你真得没必要这么来将就我的生活。”

    龙天一看着她。

    “我们这样很好。”肖北说,“我真的不想我们到时候会尴尬。”

    龙天一放下筷子,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没有想过那么多,我就是想在有生之年好好爱你。”

    肖北的心口一动。

    人心真的很难控制。

    “可是我并不想这样,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一定距离比较好,我真得害怕到时候我们不在一起了,然后彼此之间为难。”

    龙天一的喉咙微动。

    “我宁愿你说有生之年,不会杀我。”肖北直白。

    龙天一其实自己心里也明白,这段时间彼此的生活过的这么相安无事,其实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肖北在心里已经对他开始产生深深的排斥和厌恶。

    尽管她知道,他不会杀她。

    他说:“好。”

    肖北看着龙天一。

    缓缓地,还是让人买单了。

    他们离开了龙虾馆。

    肖北终究觉得,她和龙天一之间始终不是一路人,他们必须之间不会拥有相同的生活和习惯,多的永远都是将就。

    这是上天早就注定了,他们是有缘却无份。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